人生如此拿酒来

沉迷法扎特

【正丞】Neverland

·只是一时兴起的产物,可以配合《九月の色》食用
·只有OOC是我的



说我有敏感词,我也不知道这么纯洁的东西敏感在哪里
总之链接见评论吧。

深夜邪教小甜饼

CP:朱正廷x卜凡,前后有意义。
文是节目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写的,一直没发。
邪教cp随便看看。

1.
卜凡怕朱正廷。
最开始只是一句玩笑话,乐华的小学鸡们日常编排小队长散布谣言。其中的翘楚范丞丞和Justin二人,又恰好和卜凡关系不错、范丞丞和卜凡还在同一个老乡会里。
“正廷可凶了,”山东老乡说,“力气可大了,我天天挨揍。”
“朱正廷讨厌别人吵他,你要是吵他,他就打你。”温州人在一旁帮腔。“我们乐华都是被他打大的。”
这直接导致了Justin叫卜凡去他们宿舍拿东西的时候,卜凡莫名有些怵。

2.
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朱哥也白叫了。
朱正廷不凶,他只是一脸无语的看着卜凡,弟弟们又在外面乱皮了是不是。
卜凡果断卖了队友。不卖对不起小学鸡line的兄弟情。
乐华的寝室也是真的乱,朱正廷主动从床上下来说我帮你找吧,黄明昊要你拿什么来着?
他们找了好一阵,卜凡趁着朱正廷找东西的时候偷偷看他,和他小弟差不多类型的秀气长相,脸上没有表情的时候意外的有点……凶。
山东大高个觉得搞不好他朱哥是真的凶。
他收回视线埋头找东西,嘴里不停吐槽扔得到处都是的衣服,朱正廷偶尔搭腔两句。最后黄明昊的东西还是让朱正廷给找到了,他递给卜凡,脸上又带上平时那种笑容,够甜。
卜凡说谢啦朱哥,就退出去了。朱正廷还跟他挥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刚才找东西的时候,卜凡总觉得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可能他对朱正廷还是有点怵吧。

3.
两个人熟络起来也是在那次找东西之后。
卜凡不叫朱正廷朱哥了,他本来就人来熟,朱正廷也不是什么内向的人。绝大多数时候朱正廷都是任他嘴上逞快,一副食物链中底层的样子。
然而谣言从来都是有根据的。
就像朱正廷能当上乐华的队长从来不是偶然一样。
卜凡撞上朱正廷在私底下展现出舞台上的攻击性是在夜里。夜黑风高的,简直是杀人放火良机。卜凡压力大睡不着,去练习室练习,正巧碰上朱正廷把面膜揭了从练习室出来。
面无表情的朱正廷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门在他背后关上了,落下了轻轻的一声响。卜凡犹豫了两秒跟他打了个招呼,朱正廷点点头回了他一句来练习啊?即使是和他对视也没有换上笑脸。
当时在房间卜凡那种莫名其妙的犯怵又顺着他的脊椎攀到他的大脑。
卜凡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内里藏着敏感,他觉得乐华的小队长和平时比有点不对,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他心里还一直有个声音在说朱正廷其实就是这样的,温柔包容和坚硬本来就不冲突。搞得他头有点大。
“我帮你看看?”朱正廷问,用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
卜凡被带了节奏,一时没觉察出哪里不对,心想这感情好,这哥们儿好歹因为跳舞拿了十五万票呢。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练着练着就亲到一起去的,谁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4.
卜凡是对朱正廷有一点朦胧的好感,他不否认。
朱正廷也确实暗自关注他很多,那些若有若无的视线都有了解释。
也就是亲到一块儿去了,才知道自己隐约喜欢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人。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话,朱正廷陪着卜凡又练了一段。卜凡练完舞,晕晕乎乎的想,人的自我保护机制是真的很灵。
不然他咋一踏进朱正廷的领地就犯怵呢。
他不知道现在两人算是个什么情况,站在练习室门口第一次不敢开朱哥玩笑。朱正廷倒是又有了笑脸跟他说加油,跟兔子一样。
卜凡愣愣的回,哦、好,加油,都加油。
他的脑子里还在不断回放刚才那个吻,那不止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朱正廷把他扯过来,轻轻松松用舌头撬开了他的唇齿。
现在卜凡知道谣言的基础在哪儿了。
朱正廷力气真的很大。
卜凡忽略的是,他力气也大,他完全可以推开朱正廷。

5.
第二天有录制任务,朱正廷和卜凡离得近,不知道他怎么站的位,周围还难得没有范丞丞和Justin。
流程cue的很快,编导一边检查镜头一边跟其他人确认。卜凡在等的时候觉得朱正廷扯了他衣服一下,抬头看,朱正廷已经窜到角落里去了。他又看了一下四周,每个人都在干自己的事。
于是他抬脚跟上。
朱正廷问他:“我身后有人吗?”
卜凡说没有。
朱正廷点头,你身后也没人。
他们借着赞助商硬广的展板遮挡视线,飞快地接了一个吻。
只是唇碰唇而已,卜凡却觉得心跳漏了好几拍。
比第一个吻还吓人。
编导喊卜凡过去了,卜凡抬高音量答应了一声。
他往镜头前挪的时候回头看了朱正廷一眼。
人不可貌相啊,长得跟小兔子似的。他心想。
他预感到今后还会有这样的吻。

6.
他没预感到他还会屁股疼。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看一幅画,只是一幅画;听一首歌,只是一首歌。
沉闷无趣的人若是能察觉自己的沉闷无趣,就不再沉闷无趣。
灵魂深处的挣扎是他滑稽的表演。
他像色盲头一次看见彩色,眼睛酸涩,脑袋发胀;毫无准备就被推向另一座岸边,那里不再是熟悉的平地,森林危险,山路崎岖。他的反应或许有违常识,观众大方原谅了他。
观众咯咯笑,拍手称赞:“有趣!实在有趣!”
沉闷无趣的人,手足无措地站在岸上。
他看一幅画就是一幅画,听一首歌就是一首歌。他不被娱乐,不是因为拒绝娱乐。
他跳下岸,像一个桶。浮浮沉沉。
等待布满裂缝,等待被水淹没,等待沉入海底。


愚笨的人在不知晓自己愚笨的时候是幸福的。
愚笨的人怎么知道自己的愚笨呢?
人们以此取乐,热衷于逗弄笨人。
他们把他的“罪状”一一列出,贴在城门上,编成歌谣传唱。
愚笨的人成了娱乐设施。
他跟着傻乐。

【正贾】温州富贵土味撩哥

实在按捺不住搞cp的心+姐妹说想看于是就头顶锅盖搞了

Warning:OOC和土味情话

友情提示:只有帅哥说这种土话才不会被打

———————————————————
1.
事情要从黄明昊被林彦俊撩妹入怀那一招折服开始说起。
廊坊土味交流会到底是什么时候成立的至今还是个谜,但这也不妨碍练习生们因为这个组织遭受心灵上的伤害。周锐现在看到黄明昊就绕着走,闪躲的眼神暴露了他不安的内心。
好在温州人的下一个目标不是他。
“正正哥你今天看起来怪怪的。”等朱正廷吃完饭放下碗筷的那一瞬间黄明昊迫不及待开口了。
“啊?哪里怪了?”乐华小队长有些懵,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衣服没问题,袜子也没穿反。
“看起来怪让我着迷的。”黄明昊撑着脸看他,还给了个wink。
整桌人都陷入了迷之沉默。
“太恶心了。”丁泽仁率先打破沉默。“我告辞。”
毕社长端着盘子跟上。
不到一分钟整桌人就走得七七八八。范丞丞不愿意错过这种历史时刻,只是挪到了隔壁桌和周锐坐。
精彩继续。
“正正哥,我可以问个路吗?”
“……什么路?”
“去你心里的路。”
周锐盯着眼前可口的饭菜,突然觉得有点吃不下去。
朱正廷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摸了摸黄明昊的。
“昊昊啊,你要不要去看个儿科?”
眼神真心,语气诚恳。
黄明昊顺势握住了他正正哥的手:“我知道我为什么会生病,因为我对你没有抵抗力。”
他正正哥被恶心得一时忘记把手抽回来。

2.
最开始朱正廷想,孩子皮,打一顿就好了。
结果来自乐华娱乐的Justin非但没有好,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朱正廷脸皮薄,他自己嘚瑟不到五秒就会率先破功,虽然还勉强算是个彩虹屁初级玩家,但显然是玩儿不过黄明昊这个有整个廊坊土味交流会做后援的小学鸡的。
于是大厂时常出现这样的场景。
黄明昊深情地看着朱正廷。
“正正哥,你知道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吗?”
朱正廷诚惶诚恐地配合他:“是什么?”
“超级喜欢你。”
朱正廷缓缓把脸埋进手里,语气很是绝望,黄明昊你想玩儿死我吧。
温州人发出的笑声在大厂上空回荡。
后来朱正廷渐渐习惯了,土味情话再多也总有说完的一天,黄明昊逐渐减少了来讨打的次数。
这简直就是希望的曙光。
朱正廷跑去黄明昊他们在的练习室慰问弟弟们。
“正正哥,”小黏人精又蹭到他旁边来了。“借我一个杯子呗。”
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正正哥一时没反应过来,“你杯子摔了?”
黄明昊故作深沉摇了摇头,看着朱正廷眼睛亮晶晶。
“这样我就欠你一辈子了。”
朱正廷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3.
其实黄明昊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老要土味撩哥。
这绝对不是什么兄控想要独占哥哥注意力的老套剧情。
他有些顾虑也有些害怕,他在试探朱正廷的底线。
最开始朱正廷还会笑着开他的玩笑,后来就揉揉他的脸叫他不要老说这些,到最后甚至是纵容的,只是不再给回应了而已。
朱正廷只是轻轻叹气,然后又笑着转移话题。
正正哥确实是在纵容他,不过这是消极的纵容。黄明昊脑袋瓜子一向精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想挽回一下,告诉朱正廷他其实是认真的,他的每一句玩笑都藏着一颗真心。他已经长大了,虽然离成熟还有一段距离,但他会追上的。
他钻进了朱正廷的被窝。
朱正廷转过身来看着他,抬手抓着被角把黄明昊露在外面的后背也盖住。
“怎么了?”他轻轻问。
黄明昊只是抱住他,头靠在他的怀里。
“做噩梦了,梦里没有你。”
说完这话黄明昊自己都想叫自己闭嘴。
“……对不起。”他又委屈巴巴地道歉。
朱正廷揉了揉他的脑袋。
“我都知道的。”
哥哥的亲吻落在他的额头上、鼻梁上、下巴上。
最后是嘴唇上。
“睡吧,我在呢。”
黄明昊在闭眼后下定决心之后每个晚上都要腻在正正哥怀里睡。


我怕也是疯了竟很想看cxk和zzt也来一场这样的土味情话battle

不想说自己是xx主义者的原因就是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些xx主义者脑壳里都装着多鸡儿极端操蛋的东西,并叹服于其小题大作借题发挥的能力。

I dont get it.

我说我不喜欢——不会主动看,对方不错,我的问题
我说我无感——就是字面意思
我说我雷——恨我就给我看这个,我保证焦虑到干呕流泪三天没任何食欲
cpy文学从来都不解压,这个是因人而异的,不是谁都能从cpy文学得到inner peace,本人不存在inner peace,本人只有“短暂的快乐”和“长期的痛苦”

“人们创造过太多太多的说法来舒缓对死亡的恐惧,可死亡从来不是终结。您总担心这些,担心我、我的思想会被永远困在那块墓碑下面。为什么要这样想呢?我死了——我永远自由了。”他轻声说,“除非您亲手洒下第一捧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