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一个神经病在深夜对人生的思考。

很久之前和R小姐去看过一部电影。烂得吓死人。我们一边感叹林心如真是混得越来越差了一边对这部电影表达了唾弃之情。
但是妈的现在想起来那就跟我的生活一样。
烂透了。
作为BLX重症,我每天都活在对自我的谴责对他人的谴责和对社会的谴责中,听起来中二得我都不能忍受。但是是事实。
一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会做出很多伤害自己的事情,精神和肉体两个层面皆是,附带伤害是伤害他人。有些时候神经病到看到不知道什么鸟停在草坪上都想冲它歇斯底里地大喊你怎么不飞呢你怎么不飞呢然后嚎啕大哭。或者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见车流涌动就想冲进去等着被撞——无论什么车,就算是奥拓我也认了。再或者就是想要翻过栏杆滚到河里面去,但是水又脏又臭还不如被车撞。
上述行为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我现在还能躺在床上打字。
不过我清楚的知道只是现在而已。
在我一心在心里寻死或者作死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小或者大的插曲让我对整个世界感到惶恐,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一样,就算是使劲挣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片净土崩塌。又他妈悲伤又他妈绝望,我认识到他奶奶的我在怕拯救我的那个世界而且我还被我自己逼得没有退路可言。可悲如我。
有些时候我在半夜醒过来,在被窝里蜷着身子抱住剧痛的膝盖,那种痛感清晰地传输到我的大脑,然后我感觉我还活着。
每次都有那么一刻我满脸泪痕的想妈的还不如死了清净。
但是我不能。
就算是为了被强加在身上的负担和节约爹妈的墓地钱葬礼钱,我也不能就这么躲清净去。
每次这么一想,从膝盖传来的疼痛就像扩大了一百倍一样。
前几天吃饭的时候我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碗。之后的十分钟我都没有办法把我的右手抬起来,或者去拿什么东西,即使是一支笔我也握不住。
那个时候爹妈都不在,我一个人蹲在厨房里,看着瓷碗的碎片,一直蹲着。
没办法啊,老子的右手捡不起碎片。然后我这个大傻逼蹲了好半会儿才想起来我还有左手。
然后老子就把左手割伤了。
像我这种脆弱又较真的傻逼,对于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问题有着异乎常人的执着。比如我安利你进坑你却偏偏跟我对着干,我卖你安利你死活不接,第二天就在微博上刷啊啊啊啊啊XX好萌。我操我是真的一点儿也受不了。
我会自责我安利了你然后你成了ky或者我在你心中那么没有说服力。我有一颗异常柔弱的心,它动不动就碎。
我至今也没有告诉某人雷神1不是布拉德皮特演的,尽管她振振有词的纠正我“醒醒吧,雷神1是布拉德皮特演的。”她已踏足快半个欧美圈。
我也至今没有告诉某人作为业余段子手和业余写手我最恨的就是ky。深恶痛绝。所以请不要来和我讨论那个你逆的我的cp及其的rps。
我意识到我很多事情是无法和任何人诉说的,因为我找不到可以一股脑全部把所有的事儿都吐出来的人。
但想一想大概是因为我经常担当那个人。
小学的时候有同学一脸高深莫测地说,喜剧演员最容易得抑郁症。
那个时候的我想,这不都是废话啊,他们娱乐了其他人谁娱乐他们啊。老是笑,估计哭都忘了怎么哭吧。
现在回想起来我小时候想的真是又远又深。
励志电影的主人公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人们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励志之前,别死。
最后那两个字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制的口号。
别死。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