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乐方/乐林/叶方] flirtatious

hhhhhhhhh略萌

kobosi:

女王乐此不疲的叶方林乐四角铲之换妻梗,在我脑中铲出了一个浅坑。但我觉得除了老叶跟老韩,乐乐可以攻遍全联盟。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某一个酒会,方锐窝在角落沙发里吸着橙汁,前面有人在跳舞,有人扎堆应酬聊天,司空见惯的场景,有点无聊。张佳乐正是这应酬聊天中的一个。他漂亮的手指捏着细脚酒杯偶尔手腕轻摇,留了一副嘴角飞扬的侧脸给方锐。百无聊赖的方锐顿了一顿。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的目光不知道已经追随张佳乐走了多久。他不介意对方有没有发现,挑了挑眉头继续看下去。张佳乐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忽然他头略一偏,眼神对上了方锐。被抓了现行的方锐觉得不能输了阵势,于是送过去的目光更加坦然真诚。

他们两个都是圈子里的名人,互相认识也说过话,但尚未有机会深入交流。在这眼神交错的两三秒中,一种别样的,微妙的化学反应入侵了彼此的情绪。




——他们是对方前任的现任。




张佳乐开始朝方锐的方向移动。他把酒杯随便塞给了一个眼角余光中貌似是侍应生的人,路过大厅的装饰摆件时,随手抽了其中一支才开了两三瓣的玫瑰花苞。

“Care for a dance?” 张佳乐居高临下,用玫瑰花苞本该露出芯的地方指着方锐的脸如此说道。

“I thought you would never ask.” 方锐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笑嘻嘻回答,把手伸向张佳乐。

刚好是一首慢节奏的华尔兹,两个人跳的有点缠绵。张佳乐三根手指滑进了方锐裤子后面的口袋里,臀型真不错。。。是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另一只手挂在方锐另一边胯上,蠢蠢欲动想要摸上腰去。他的舞伴一手环着他的脖颈,一手在他肩头和胸前慢慢摸索。

方锐从张佳乐耳后捻起一缕长发,“前辈今天没有扎辫子呢。”

“偶尔换个发型。”

“这样也很帅!”


叶修手里拿着张佳乐塞给他的空酒杯,有点无奈,我哪里像侍应生了?


林敬言靠在大厅圆柱上也正隔着平光镜片看那搂在一起的两个人,摇摇头笑的有点难看。忽见一个空酒杯凭空被塞了过来。

林敬言看叶修,“我哪里像侍应生了?”

“......这是张佳乐的,你赶紧拿了。”

叶修点了支烟继续说,“你说他俩不会玩脱了吧?你看张佳乐手都在方锐屁股上摸了好几个来回了。”

“方锐那里长的好啊。”

“啧。哎哎,脸贴的有点近啊!这是随时要亲上的节奏啊。老林不去管管?”

“怎么,叶神怕了?”

“呵呵。你不怕?”

“有一点。他们俩个的话,很可以玩脱。”

“要不咱俩也来这么一出?”

“行了你赶紧直接上吧,方锐要亲上去了。。得了已经亲了。”


彼时方锐和张佳乐正玩的很投入,呼吸喷着对方的脸,鼻尖也虚虚的点在一起。方锐轻轻的向前抬了抬下巴,嘴唇夹着舌尖从张佳乐的唇峰上蹭了过去,嘴角笑的特别贼。张佳乐垂眼看方锐的唇,又抬眼看他的眼睛。两个人都有意思要继续深入一下刚刚那蜻蜓点水的碰触。

忽然一张大手糊上了方锐的脸,拖着他往后踉跄倒退。扑鼻而来是指间淡淡的烟味,方锐假哭道:“老叶等等......呜呜......乐乐......乐乐!”说着就伸手向前够张佳乐,一幅被棒打鸳鸯的可怜样子。


“叫前辈。”张佳乐淡定的回答。


 


看叶修拎着方锐走远,他问旁边的林敬言,“你们怎么分的?”


“更像是亲情,就平静的分了。”林敬言笑笑耸肩,“那你和叶修呢?”


“哈哈,两个纯1号,要怎么谈恋爱呀。”张佳乐长臂揽上林敬言的肩膀,亲昵的说:“走吧。”


 


另一边叶修把方锐按在墙上,“你屁股就让人随便摸?被摸了几下我就抽上去几下。”


“哎别别,我也没全吃亏啊,我摸了他胸,还亲了他嘴!”


叶修本假装生气,听到这个有点绷不住了,拿手指戳方锐的额头,“你还敢说?别以为我不真揍你啊!”末了又刮了一下方锐的鼻头,尽显宠溺。


 



评论

热度(51)

  1. 人生如此拿酒来kobosi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hh略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