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林韩】AFTERTIME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林韩大好qwq!!!!!!次饱喝足!!!安太太棒棒哒!!!!!老林不愧为曾经联盟的第一流氓【划掉】简直太流氓惹hhhhhh

安小然然然然然:

*妈呀好久没更新了居然更这种东西我觉得我会掉粉。想标题想了半天我也是醉了,(起名废哭出来QAQ)这就是一篇肉起个ball 的高大上名字啊(bushi)对两个老人家爱得深沉(并没有)于是只好割腿肉,饿哭了有没有人来投喂QUQ


*这是林韩!林韩!!林韩!!!


*顺便 @1021的九喵想要生贺 太太来吃好!提前祝你生日快乐xxxxx!求投喂啊!


-----------


一切的起源是一场春梦。


韩文清平日里那张威严得让人手抖要掏钱包的脸遍布了红晕,剑眉紧缩,流露出痛苦儿狂乱的神色。纹理分明的肌肉绷出了诱人的弧度,小麦色的肌肤上更是遍布着汗滴,彰显出别具一格的诱人。


“敬言……唔啊……”低沉而压抑的嗓音里透露出止不住的喘息,迷茫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然后,他——吓醒了。


 


怎么会这样呢?林敬言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十一月底的天气并不允许他洗冷水澡,索性自己解决了一下。


他们这一行的都是宅男,还真没几个有女朋友的,因此出了好几个基佬也不见怪。


他要考虑的是自己这三十年的人生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偏差。


认识韩文清也已经快十年了,这人自然不是传闻中那种人见人交钱包的凶神,虽然天生的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里子却是意外的和善,只不过那过于严谨和认真的态度让他有点不近人情。


作为对手的韩文清是值得尊敬甚至是敬畏的,他甚至记得他刚接过呼啸战队队长的时候,他们被霸图虐了个9比1,打完握手的时候韩文清一如既往的黑着一张脸,却正色地跟他说了一句“可以打得再奔放一点。”


林敬言惊了惊,第一次认真地看着霸图的队长。


那时候他就在想,韩文清这人,大概没有他传闻中那么的恐怖?


后来慢慢的就熟了,毕竟都是联盟里年纪较大的那一圈,又同是格斗类的职业。那个时候的唐三打尚未入猥琐流,横冲直撞的反而跟大漠孤烟有点像,两人倒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再后来自己的状态下滑甚至被战队抛弃,却又是韩文清找上门来,对他抛出了橄榄枝。他离了征战多年的呼啸离了家乡,独自一人来到了霸图,原以为自己职业生涯的晚年只能在冷板凳上度过,却又是韩文清给了他极度的信任和信心。


他曾问过为什么,而韩文清当时的回答也很简单:“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别的不用想太多。”


“你就这么相信我?”


“是的。”


当时就这么过去了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蓦地就充满了各种的蛛丝马迹,一点点的细节串联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让他不由得深陷其中。


不不不你只是不适时宜地发了场春梦罢了而且都退役了也是时候找个男朋啊呸找个女朋友了——林敬言有点心塞地想着。 


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赛是在呼啸举行的。


林敬言退役后回了南京的家,太久没更新的游戏也就懒得去碰,刚好戒一戒网瘾。


其实离了荣耀的日子也就那样,报了个成人学校,架着副黑框眼镜怎么看倒也像个斯文人。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作息比在霸图时还规律。


已经有半年没有摸过荣耀了,却到底还是经不住街上这气氛。呼啸这么高调地拿下了全明星赛的举办权,大街小巷上的各种宣传做得特别的到位,他上超市买袋泡面都能看到七张唐三打的广告,终于还是没忍住,暗戳戳地买了个票。


呼啸的主场他不能更熟悉,此时却是第一次以一个观众的身份踏入这片曾经的战场。他来得有些迟,体育馆已经是人山人海,甚至有眼尖的粉丝已经开始拉着隔壁的人对他指指点点了,让林敬言不由得后悔自己没带伪装就出了门。


虽然已经退役了半年有加,但呼啸的粉丝谁不熟悉这个人?若不是去了霸图两年又退役了半年,只怕早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起来了。


林敬言犹豫要不要去检票口排队了。


于是他熟门熟路地走到了体育场的后门,想着反正大家都这么熟大概是会放他进去的吧,成功地混入了场内。


却在即将进入到场地的时候被人喊住了。


“诶诶诶老林!站住前面那个老林别跑!”张佳乐的声音切切实实地从背后传来,林敬言只好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就见到了自己一溜的老队友从准备室里涌了出来。


“好呀老林!”张佳乐直接凑上来乐呵呵地搭了他肩膀,一脸的看到老队友的欣喜。


就算他已经退役、就算他不声不响地完全消失了大半年,再见到他时众人却也没有露出丝毫生疏的表情,张佳乐甚至一如当初在霸图时的样子,大咧咧地勾着他的脖子,回头嚷嚷:“我说我视力好吧就是老林,韩队你视力不行啊啧啧该不会近视了吧?”


韩文清没认出他吗——这个念头刚浮起就被他压了下去,然后迎上了对方的目光。


有那么一刹那——短得林敬言几乎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韩文清脸上露出了类似于惊喜的表情。


妈蛋难道最近撸多了(划掉)没睡好出幻觉了?


果然是错觉,韩文清一如既往的面无波澜,只是稍微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久不见。反而是张佳乐拉着他问长问短,从他退役后的日常问到了衣食住行,末了突然来了一句对了你真的不回霸图来吗你不知道队长天天叨念着你呢。


韩文清皱了皱眉,成功打断了张佳乐的胡言乱语(并不是)。


林敬言笑了笑,跟他们挥挥手,往看台上走去。


 


在观众席上看全明星表演,置身事外的看着那一片曾经的荣耀,别有一般滋味的同时也是多了一分的落寞。


想什么呢决定了退役的不是自己么。林敬言耸耸肩,现在悠闲的日子似乎也不错。


冷暗雷有了新的继承人,是个训练营新出来的孩子,有模有样地操纵着冷暗雷挑战起了唐三打,倒也打得不错。


后继有人,挺好,他可以安心了。


注意到自己现在对霸图的关注程度俨然远远超过了呼啸,林敬言无奈地笑了笑,自己对呼啸这么多年的感情哪去了,难不成还真希望霸图的新人能够干翻呼啸的王牌不成?


幸好唐三打毕竟还是顶尖的现任第一流氓,在一片的欢呼声中站到了最后。


林敬言心情复杂的提前离了席。果然就算是自己选择的远离和放弃那一片荣耀,却并非是这么容易的能够抽身而去,即使半年不碰,再看到羁绊如此之深的两个角色对决的时候,双手还会隐隐发颤。


还是应该远离荣耀。


林敬言漫步走回自己的住所,在寒风中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其实过往的事情他早该抛在脑后,无论是荣耀还是队友都已经是过去式,三十而立的他应该要开始自己新的人生,而不是在这里纠结不清。


只不过这一切的想法都在他见到了站在自家楼下那人时不由得全部烟消云散。


“韩队?”林敬言略有些吃惊地看着那人。就算半张脸都笼罩在了阴影里他也能轻易地认出对方,然而还是略讶异于对方身上的低气压。


只不过这个点全明星赛不是还没结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穿了他的疑虑的韩文清直接开口解释了起来:“知道你看了比赛会偷跑,提前请假了。”他站在原地等着林敬言走近,对方脸上倒是平静得出人意料,于是他也安下心来。


“怎么,担心我会哭鼻子?”林敬言挑了眉。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还是小孩子?”


他们自然都不是小孩子,都三十的人了,在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上都已经是垂暮老人,什么事会真的哭出来?然而韩文清说着这样的话还是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脸上隐隐的写着担忧。


“我没事。”林敬言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其实真的没啥事,已经决定了要放下这一切,自然不会再紧揪着不放,只不过韩文清的关心却是让他感到了些许的窝心。


只是,如果只是担心他,一通电话即可,大不必跑到人楼下来守株待兔。林敬言直觉地感觉到了韩文清想要说些什么,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韩文清扯了扯唇角,一脸的欲言又止。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霸图的队长这样的表情,明明特坚决的一个人,没想到也会有这么犹豫不决的时候。


于是林敬言问了出口:“韩队怎么了?” 


“你喜欢我吧。”韩文清直接开了口,和他的风格一样,不留任何余地,直击心脏。


所以林敬言惊呆了。


一方面是源于对方的直接,另一方面是惊于他的直觉。


“韩队别再胡说八道了,我都退役这么久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们全过去了吧。”他耸耸肩,越过了对方往楼道里走去。


韩文清呵呵了一声,就轻而易举地让林敬言停住了脚步。


“韩队这是还有什么事情吗?”他回过头,看着那人隐藏在楼道阴影中的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到底还是在意他这些反常的举动……


林敬言正犹豫不决的,却见韩文清直接走了上来,迎面就是一拳,砸在了他耳际的墙壁上,引发一连串的回音。


“韩队,手……”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三个音节,就被人堵住了嘴。


韩文清在吻他。


这个消息的信息量有点大导致他大脑一个不小心当了机,重启过来时对方的舌头已经长驱直入地占领了他的口腔,卷了他的纠缠个不清。


“还要……装傻吗?”韩文清略微地松开了他,半张脸笼罩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只能听到他低沉的声音,竟莫名的让人感到一阵心悸。


更加无法拒绝。


韩文清托起了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联盟里公认的钱包脸放大来看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至少他此时就失去了推开对方的力气。


“你喜欢我。”韩文清平静地开口,完全没有半点脸红,甚至有点满意的韵味在其中。


林敬言垂了下眼睑,复又挑起眉看了回去:“别说得好像你不喜欢我一样。”语毕勾着对方的脖子吻了上去。


现役和退役的两名霸图老将本来就不擅长拐弯抹角,接起吻来与其说是缠绵不如说是撕咬,侵略性极强地想要占据对方的口腔。


一时间低沉的喘息回荡在狭窄的楼道间,林敬言在擦枪走火前一秒挣开了对方的桎梏,喘着气,唇间还连着未断的银丝。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伸手揉了一把对方已经坚挺了的下体:“先,跟我回家。”




【不老歌点我√】




全明星赛结束后霸图回程的飞机上多了一个人。消失半年的林敬言笑眯眯地提着行李出现在机场,被众人围住。


“老林啊终于想通了吗要来霸图训练营?”张佳乐勾着他的肩膀笑得开心。


林敬言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韩文清的方向。


“欢迎回来。”韩文清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然后林敬言也是笑了笑:“嗯,这次不会走了。”


一旁的张新杰揉了揉眉心,想起之前看到的队长提交更换双人床的申请,想起霸图宿舍令人担忧的隔音效果,感觉有点心累。


算了队长总算是嫁出去了(哪里不对),他也该感到欣慰呢…… 


 


【END】


---------------


*于是就这么完了√【其实跟隔壁老韩讨论过要艹哭韩队的话大概需要一夜六次,然后林大大捂着肾默默地跪了(闭嘴)下次一定要艹哭韩队!(滚)


*求同好来扩列啊冷cp好痛苦啊腿肉割得好痛啊QUQ求投喂各种韩受肉肉肉(闭嘴


*顺便求个韩队,求个韩队,求个韩队,求个吃韩受的韩队,一夜六次投喂你(闭嘴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