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周韩ABO】见猎心喜(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更新了qwq!!!

计划外:

据说有几个神秘的大大要一起出周韩推广本but因为不可抗力(?)这事儿得从CP15推到15.5了~


感到了一身轻松!(……(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两个抱在一起的身影,强力的、Alpha宣誓主权的气味缓慢扩散,她在心里猜测这或许是哪位受欢迎的男士在这里和人幽会。但她却想不到,她觉得高挑潇洒的那个背影,正是外面商店橱窗里被霓虹灯招摇着的英俊模特、轮回战队引以为傲的队长——婚配情况:单身。


而只露出一只揽在男人背后的手、被人侵入口腔翻江倒海的那一位,是霸图一往无前的领导者。


韩文清。


 


旧时触感,曾经味道,在皮肤相贴的那一瞬间铺天盖地席卷全身。他的身体比他的心更加记忆力卓越,被熟悉的烧灼感激起饕餮欲望,任凭是怎样智慧的头脑,也无法分清让自己沸腾燃烧的究竟有几分是本能,几分是深情。


韩文清整个后背都悬在栏杆之外,半空中夜风鼓噪,掠过他的脊背肩膀耳根和咽喉,他又冷又热,风冷却他的身体,血液又滚烫他的心。周泽楷把他尽力下压,尽管原本可能是为了躲避旁人的目光,片刻之后却没人还记得他们当初对视时匆忙的约定,他们贴得越来越近,好像这个吻并不是道义使然的施以援手,而是来自一对荒唐透顶的苦命鸳鸯。


他一条胳膊横亘在护栏上,勉力支撑着两人的身体,而另一只手无所事事地划过空中,最终紧紧按在了周泽楷的肩上。他试图推开周泽楷,但是一推之下对方无动于衷,第二次动手之前,他又被年轻后辈身上的气味冲昏了头脑。


那味道原本没什么特别。Alpha的气味,有意释放时总是呛人得很,从鼻腔里弥漫进去,像一只尖锐的钩子从肺腑里钩离出情欲。韩文清体会过无数次,无意中经过身边的Alpha散发的味道也会让他敏感的细胞窃窃私语。


低头,弯腰,臣服,没有谁命令他,是他自己在命令他。


他不知道信息素竟也可以是这样柔软的——Alpha竟也可以是这样柔软的。周泽楷现在不像是一把冷硬的枪,他在枪口上蒙上了丝绒,开枪时的声音细腻又动听。


唾液牵绊,好比一点点渗透进体内的情潮,周泽楷探进他的唇齿,摸索他每一寸难得柔顺的粘膜。舌根处被舔了又舔,湿漉漉水分和着痒意一同泛滥,他的舌头躲不开,逃不掉,被周泽楷衔住了,慢慢牵引到自己的口中来。


周泽楷在教他。韩文清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个荒谬的念头,周泽楷在教他如何接吻。


吻我这里。周泽楷柔软的舌尖仿佛在讲话。再进来一些,再进来一些,在嘴唇上吮一吮,直到那里发红发肿。攻击我的舌头,像你在竞技场上重拳开场一样,咬我,用力,进到最深处,打到最疼的地方,一击毙命。就这样接吻,就这样吻我。


他们真是疯了。


 


最后韩文清松开紧扣在Alpha脖颈后面的双手,两个人的嘴唇都是肿的,韩文清看不见自己的,但从周泽楷那双仿佛能滴出血来的唇瓣上大抵也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可狼狈的又不仅仅是嘴唇,来不及擦去的唾液挂在下颌,在夜色里只能靠微弱的反光分辨,还有下身明显的凸起,抱在一起时分不出神去考虑,一分开就能感觉到热血下涌。


那血汇合在鼠蹊部,蔓延到神经里。


韩文清闭上眼睛不忍去看:“周队……”


周泽楷又吻了他,但并未纠缠,一双眼睛稳稳当当地看过来,因为距离太近,只让人觉得热。


韩文清只好改口:“小周。”


他没办法把周泽楷当成一个普通的Alpha来看待——就像他这二十几年来一直所做的那样……像是他的队友张新杰,或者是对手叶秋,他能坦然面对这些身边谈笑风生的Alpha们,但却无法把周泽楷普通地放在他们之中。


周泽楷不是“这些”Alpha,也不是“那些”生活中常见的、仗着天赋的性别招摇过市的Alpha。他难以被归类,难以被推测,好比在战场上,你看得到一枪穿云的动作,却没办法预料下一枪究竟命中自己身体的哪一部分。


周泽楷看着韩文清的嘴唇和下巴,像一头狼一样蓄势待发地等着他的下一句话,紧绷的情绪甚至从肩膀上显示出来。那里笔直地挺着,比画室里最英俊的雕塑还要冷硬几分。


“我……”


“长期伴侣,试一试。”周泽楷不等他说完,神情认真地堵了一句。


“我没有这个打算,”韩文清摇头道,“我没有时间处理感情问题,现在药效还跟得上,我不打算采取别的手段。”


“在减弱。”周泽楷说,韩文清知道他指的是药效,但周泽楷又略有些踌躇地顿了顿,“你的年纪……”


这话可以有很多意思。韩文清的年纪大了,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已经不那么适合他了,荷尔蒙分泌过剩,只会导致他的身体压力越来越大。他的年纪大了,一直靠抑制剂抵抗生理需求的话,会让他的身体脆弱得不堪一击——就像他们那一次的偶然一样。


周泽楷的样子十分坦诚,作为一个对手——一个拿过一次冠军,很有可能下一次打败韩文清再拿一次冠军的对手——他坦诚得有些过分。


凭他们俩的身份,本不应该在半夜的阳台上探讨韩文清的感情生活和性生活,尽管措辞合宜,但总透着那么一点儿荒诞。来自对手的关心,让韩文清甚至想摸一摸周泽楷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但其实更奇怪的还是他自己,默许了周泽楷用一个吻解决问题、也默许了这场谈话的全都是他自己。


“趁着……趁着我还能打,”他自嘲地笑了笑,“我还想跟霸图一起再拿一个冠军。找个伴儿太分神,多谢你的建议,小周。”


周泽楷拧起了眉头。


他的眼睛极漂亮,是纯黑的,不透一点儿光,仿佛这么盯着就能看到最深处渺茫的宇宙。但他皱着眉,这宇宙就聚拢在一起,在瞬间崩塌又重组。


要是让某些对联盟成员如数家珍的粉丝来看,这一幕一定充满了匪夷所思的趣味。韩文清放缓语气的时候少见,周泽楷生气的时候更是少见。


“身体是自己的。”周泽楷说,“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我?”韩文清反问道,“这件事很复杂,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好了,这个问题可以停止了。我先回去复盘,你记得把衣服换掉。”


周泽楷迟疑地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原本只有一小块手印的衬衫现在有大半都布满黑灰色的污迹,他们刚才抱在一起的时候,韩文清握笔的右手一直在他身上紧紧抓着。


“帮你,我可以。”


他抓住了韩文清的袖子。


 


韩文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阳台上回到自己的楼层的。或许是强硬地甩开了周泽楷的手,或许是彼此冷静地僵持了一会儿,又或许是周泽楷追上来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等到他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还没有去前台借原子笔。可是一低头,却看见脚下安静的花纹地毯上躺着一支黑色外壳的笔,笔帽上夹着鹅黄色的一张便签,娟秀的字迹写道:您不在房间,我就放在门口了。


他心里猜想刚才偶然经过的女性可能就是那位前台小姐,他们在阳台上隔着一扇半掩的门互相错过,可是最终这支笔还是到了他手上。


韩文清蹲下来把笔握到手中,坚硬的笔壳硌痛了他的掌心。


 


第二天韩文清随队回Q市的时候并没有遇到轮回的队长。虽然王杰希昨天饭后倾情推荐他们早上喝一碗豆汁儿再走,本赛季才正式拿了出场券的霸图新人都有些跃跃欲试,四位和王队长打过不少交道的前辈却都冷着脸严词拒绝。


“赶紧回队,喝什么豆汁儿,”张佳乐瞅一眼秦牧云,“微草亡我之心不死,喝了那玩意儿你就别想活着回霸图了。”


秦牧云老实地点点头:“前辈喝过?”


张佳乐一脸的不堪回首:“第一年打微草我就喝过,半条命都没了……剩下半条,头阵子喝你们白花蛇草水的时候也没了。”


林敬言也深有同感,双手插兜叹息道:“那味儿闻一闻,头都大了一圈。要是再尝一尝……”


韩文清没听他们插科打诨,抑制剂他按时服用,但仍然感觉自己身上泛出了一股莫名的甜香,Omega和Alpha的信息素彼此融合,好像又一次在他身上产生了什么微妙的化学反应,上次是他和周泽楷做过之后,他用大量的药片和清洗来掩盖身上的气味变化,效果似乎还可以。但昨天他把自己洗了个遍,今早醒来还依稀能闻到细细软软的甘醇。


而他洗澡时想到周泽楷的提议,竟然不可抗拒地硬了起来。


若是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仅仅以Alpha的身份向他邀约,或许他还会腾出几秒钟来考虑一下可行性。可是这是周泽楷。第五赛季正式出道、但从第四赛季韩文清就有所耳闻的强力新人,荣耀联盟最英俊的男选手,轮回战队引以为傲的队长,可能从韩文清手中夺走冠军奖杯的有力竞争者……


尽管剥除这些头衔以后,周泽楷只是个有点沉默的年轻人罢了。


“我可以。”


他盯着韩文清说。


“……不可能。”韩文清倚靠在浴室冰凉的白瓷砖墙上低喘道。他的额头和墙面相抵,那温度却并不能让被点燃了情//欲的身体停止亢奋。他闭起眼睛,握着自己的性//器动了两下,那东西兴致勃勃地挺立着,好像正嘲笑着韩文清的自欺欺人。


下身那个隐蔽的地方也在叫嚣,柔软的边缘不断翕张,没有人碰它,只有滚烫的水流从肩肘滑落至腰间紧实的凹陷,冲刷着微微湿润的后//穴。他能感觉到那个地方在告诉他,在驱使他邀请一个侵入者,但他只是用力套弄着身前硬挺,在短促的喘息中匆匆释放。


他从未屈服过什么,没有什么能让他倒下,也没有什么能让他弯腰。


 


返程的飞机上张新杰和他座位相邻,韩文清靠窗,张新杰坐在他隔壁,两人把手上东西搁在行李架上,最外面那个座位还是空的,想必那人还要等上一会儿。


“队长怎么想的,”张新杰拿出手机,低下头按了电源键,镜片上关机动画的光芒一闪而逝,“关于周泽楷的事。”


韩文清问:“什么怎么想?”


张新杰轻声说:“你身上Alpha的味道浓度不大,应该只是接吻或者用手解决能产生的效果。但我倾向于后一种可能,因为你试图用其他手段遮掩气味,遮盖之后还能到达这个浓度,这个吻的威力也未免太大了些。”


“你怎么知道的?”


“我比你们早半小时去餐厅吃饭,周队那时也在,他身上有一点Omega的气味,我猜他应该是为了避嫌而做过掩饰——毕竟是公众人物。他后背处有一处没洗干净的手印,那里正好是以你的身高抱住他最省力的位置。”张新杰语气并不强硬,“之后我见到你,就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文清沉着脸还没回话,张新杰又道:“上一次……也是周队?


“Alpha留下的痕迹很难洗净,或许队长是第一次,所以没有这个意识,但是结合后的信息素会有轻微改变,这对其他Alpha来说很容易察觉。我们都熟悉你的气味,那次从轮回回来时几乎立刻就察觉到了。”


张新杰把手机塞进包里,说:“所以队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文清没看他的脸,眼睛盯着前面的椅背,在布料花纹上一遍遍地逡巡。倒也称不上是尴尬,只是沉默得有些长久,好像他心里没有应对这个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只好陷入一时无措的断档。


好在张新杰旁边那个座位的主人终于在起飞前赶来,那是个个子矮小的女孩子,背着硕大的旅行包穿过机舱里放置行李的人们,把包甩在座位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张新杰起身帮她把包放在行李架上,女孩子连连道谢,看到韩文清望向这边,又弯弯嘴角对他露了个笑容。


韩文清脱力似的也对对方笑了笑,张新杰坐回来,他们就自动终止了话题。韩文清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声音轻不可闻:“有件事你猜错了。”


张新杰微微偏过头:“什么?”


“昨天我们只接过吻。”




【TBC】

评论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