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男神×你』(點文相關)張新傑×你——幻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qwq!!!!!!!!!太太写的美cry!!!!!!苏苏苏苏苏!!!

北有苔木朽于黎。:

『男神×你』(點文相關)張新傑×你——幻滅。




 @人生如此,拿酒来   太太的點文,心理醫師張副和精神分裂症的你/。因為是超級喜歡的題材所以寫了一大堆希望不要嫌棄。




隱隱地從這篇文風看見我的黑歷史。(深沉地搓搓臉。




私設一堆。希望食用愉快。




-------------------------------


我機械地為自己卷著一支新的香煙,褐色的煙絲末帶著細微的泡沫狀煙霧落到了書信夾那淡黃色的吸墨紙上。        ——Thomas  Mann.*




-------------------------------


Zero.




坐在真皮的椅子上,身處色彩明亮的房間中央,房間裏過分寂靜以至於你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你不安地咬著指甲,面前的辦公桌上擺著紙筆,紙張上什麼字都沒有。




你需要給你的心理醫師寫點自我介紹。——差點忘了說,因為家庭變故你患上了輕微的精神分裂癥,在你神誌還算清醒的時候被家人下了最後通碟,你急切需要治療。




你感到頭痛,畢竟藥物治療太過痛苦,所以比較之下你還是選擇來看心理醫師。雖說你哪個都不喜歡。




大腦一片混亂,面前的白紙讓你感覺到呼吸困難,目眩耳鳴一起襲來,你只好煩躁地摔開筆按壓太陽穴。




『這麽快就沒耐心了,看來我還需要觀察你有沒有暴躁癥。』溫和好聽的男性聲音從你背後傳來,你鑽緊拳頭驚恐的回頭,對上一雙明亮的眼睛。




你身後站著的是個年輕的男性,沈黒色的雙眼被擋在鏡片後,仔細看能發現他眼裡的友好和好奇。『抱歉,剛才唐突了。』他朝你微笑,直起身伸出右手。『我叫張新傑,你的心理醫生。』




你遲疑地盯著他的手,沒有動也沒有吭聲。張新傑的手懸停了半分鐘你都沒有去反握,最後他不得不收回自己的手,沒有一絲尷尬。他繞過辦公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目光移向白紙,眸光閃爍但是面色平靜。




『沒有自我介紹也沒關係。』張新傑揚起一個友好的笑容,伸手抽過那張紙。修長白皙的手從你眼前掠過,骨節細長,動作有力。『我之前有看過你的資料。』他陳述,安撫成分佔多的語氣反而變得有點公式化。




疑慮瞬間升級為戒備,你沈著臉陰仄仄望向他,聲音冰冷仿佛霜凍。『你調查我?』




他似乎沒看見你有多惱怒,聳聳肩放鬆地說。『這不是調查,而且必要的事先了解,我必須知道你的病情。不過第一次見面沒有發生什麼太大的衝突,這是好事。』他頓了頓,低頭看腕錶。




『這次的會面結束了。』張新傑如此說,額前的碎發隨著動作搖晃。『希望下次你來的時候能放松點。』




你眨眨眼起身離開,沒有回應。


------------------------------------------


One.




實際上很快你就迎來了和張新傑的第二次會面。再次坐在這個房間裏感覺卻大相徑庭。沒有那麽緊張了——你窩在座椅裏緩緩吸煙,青藍色的煙霧升騰消散在空氣裏,灼燒的味道明顯。




張新傑還是坐在你對面,雙手交疊放在桌面上,『你有吸煙的習慣?』他沒停頓,張口就直入主題。




你噴出一個煙圈,揚著眉毛。『為了解壓,你不喜歡這個味道?』你發出得意的冷哼。『上次就想問你了,你這裏沒有躺椅?』




『我不介意煙味。』他身體後仰,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坐著。『躺椅的話我這裏暫時用不到,我不覺得你有失眠癥。』




你嘆了口氣,沒趣的把香煙碾滅在煙灰缸裏。『哦,我沒失眠癥,但是我蠻喜歡那個。』




張新傑垂頭笑了笑,提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了點什麼,然後把它裝進寫有你名字的紙袋裏。




後來你每次來他的治療室都能看見一張躺椅擺在窗邊,旁邊的小桌上放著香煙,打火機還有煙灰缸。——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此刻坐在他對面的你終於對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提起了興趣。


-------------------------------------


Two.




張新傑是個相當有趣的傢伙,可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相當無趣。心理醫生傳統的一套他從來都不用,你們的會面從來都是天南地北一通雜談——這很好,你能感覺到自己精神狀態放鬆和好轉。




只是他嚴格遵守會面時間這一點讓你相當不爽。




這不公平。你憤憤地吸了口氣。他今日明明只有你一個病人。




你坐在躺椅上伸展雙腿,歪著腦袋用挑釁的目光打量他。張新傑剛好端著水杯從飲水機邊走回來,清水穩停在杯高四分之三的位置,你大概能想到那杯水入口是怎樣不冷不熱的溫度。『提前告訴你。』你接過他遞來的水杯,微微抿了一口,和你想象中的差不多,你放下水杯。『今天我家裡沒人我也沒拿鑰匙,大概會在這里呆很久。』




抬眼觀察他的表情,你目光犀利。




別以為我會是任人試探的傢伙。你用眼神這樣告訴他。




顯然這並不在張新傑意料之外,他僅僅挑起眉毛饒有興趣地揉了揉你的頭髮。『要是願意呆在這裡也沒關係。』他瞇起眼睛波瀾不驚安定自如微笑,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錯覺,你好像在他的表情里看見一閃而過的寵溺喜愛。『十分鐘之後我有一個短會,大概三十分鐘回來,你可以休息一下。之後我們可以繼續談話,直到你家人來接你。』




嘖,無趣。




你抓起毛毯蓋在身上躺倒在,閉起眼睛不再看他。張新傑幫你掖了掖毯子,久久沉默——沒幾分鐘你的眼前就開始模糊不清,再後來你平靜地步入夢鄉。




時間流轉,不知過了多久,你感覺到有人抓著你的手,熟悉的觸感和溫度讓你下意識感到安心。




『好好休息。』那個人好像在這樣說。『我在這裡。』




聲音被模糊的意識撕裂,支離破碎。




這是你患病以來頭一次無夢安眠。


-------------------------------------


Three.




治療期間病情有反復但總的來說你還是漸漸痊愈,神志不清的時刻越來越少。一般在會面期間復發時你總是出奇平靜地和張新傑亂扯一通,有的沒的不知所云的話,通常情況下他會扯住這個話題然後猛地將你從雲端扯回現世。你一直不明白他怎麼做到這一點。




大概是心理暗示——當然這隻是猜測。




之所以會這麼想還是因為一場談話中你復發然後被他喚醒的經歷——




那天早上開始你神志恍惚,一直到下午會面的時候都處在飄忽的、靈魂出竅的狀態。當你站在房門前探視久久不敢邁步的時候他就看出了端倪,起身大步走來拉住你的胳膊。




一瞬間你眼前浮現一片幽深的叢林,一個小小的坑洞突兀地出現在低矮的灌木叢里,走進就可以看見坑洞里放著骯髒的玻璃瓶。




『奔跑,尋找,追逐。』你仿佛忽略了身邊一切事物,失神地喃喃自語。




『你在尋找什麼?』溫柔的聲音猛然闖進你的腦海。




『逃跑,遠離,迷失。』玻璃瓶動了動,你看見瓶子里裝著巴掌大的小人,身軀有如煙霧一般透明,臉上掛著看透所有一般的狡詐笑容——面容是那樣熟悉。




『有什麼在追著你嗎?』溫柔的聲音執著地詢問。




『盲目的信任終究把我焚燒的一乾二淨。』猛然間,你墜落進一片黑暗,驚慌失措的你只好瑟縮身體。




這時候好像有一雙有力的手托住了你,無限下墜的感覺消失,接著張新傑的聲音在你頭頂響起。『把眼睛閉上,假裝這一切都是噩夢,你一定會挺過來的。』




『抓住我的手,你能感覺到嗎?——很好,抓緊我,不管你身在何處我都會陪著你。』




『聽著,你現在只是在和夢境對抗,不要害怕,試著去感受你身邊的事物。現在慢慢把眼睛睜開,你能看見我在你眼前,是嗎?』




你聽從他的命令,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張新傑擔憂的臉。你還沒有反應過來,張新傑就把你緊緊擁在懷裡。




『我會一直在這裡,我會一直陪著你。』他環住你的肩膀讓你靠在他的胸膛,怦怦的心跳聲和清冽的味道一起傳來。




不只是心理暗示。你沉默著抓緊他的衣角,無聲哭泣。




你好像喜歡上張新傑了。


-------------------------------------


Final.




其實你好像在很久前就痊愈了,可是你沒有中斷療程,直到冬天的第一場雪紛紛揚揚落下時,你們也迎來了最後一次會面。




你靠在椅背上,捧著他端給你的溫水低頭靜思,片刻之後你抬起頭,眼圈紅紅的。『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聲音出奇嘶啞,你窘迫地移開目光。『這段時間給你添麻煩了。謝謝你..還有。』你看著他似乎在鼓勵你說下去的表情,痛苦地吞嚥。




艱難的時刻到來了。




『我..戒煙了。』你垂下頭,終究還是沒能說出你喜歡他這樣的話。




張新傑好像在等待什麼,你們都沒有說話,你咬著下唇放下水杯匆匆地說了句再見就準備起身離開。你的手掌剛搭上門把手,張新傑低聲問你。『你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你回頭不解地看他。




張新傑起身歎息,解開腕口的紐扣卷了卷衣袖朝你走來,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你有話還沒說完吧,要我幫你說完嗎?』他微笑著反鎖了大門,另一隻手撐住門板居高臨下看你。




『你喜歡我對吧?』




你驚恐地睜大眼睛看他,咬住下唇沒有應答。




張新傑揉了揉你的頭髮示意你放鬆。『真是巧了,我也喜歡你啊,所以我不能放你走呢。』




『很久以前開始就對你有興趣了,並不是作為一個醫生對病人的興趣和執著,而是真實的喜歡。——不管是你做事風格,你的談吐,還有你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他抬手點了點你的腦門,溫聲如水。




『我喜歡你的一切。所以,要答應嗎——』




他的手指下滑,摩擦你的臉頰。




『試著和我在一起吧?』




恍惚間所有幻象破碎,你眼前便是無盡的真實。




你點點頭,痛哭失聲。


-------------------------------------


我疲憊地把身體靠到椅背上,卻突然感到一陣疼痛。可是,我現在仍然和當年一樣,我仍然準確無誤地知道:你確實愛我..這也就是我現在還能哭泣的原因。     ——Thomas  Mann.*




End


-------------------------------------




結束了..不知道太太喜不喜歡()我覺得自己又開始不知所云了:3哭唧唧。




顺便文里有某篇人外系列的预♂告×

评论

热度(43)

  1. 人生如此拿酒来北有苔木朽于黎。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qwq!!!!!!!!!太太写的美cry!!!!!!苏苏苏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