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周韩]苦瓜01

棒www暗恋期中的小周真是2333脸红什么的不要太可爱w!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OOC,OOC,OOC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第一次尝试这两个人w各种意义上有些满足(

#其实想问问有人愿意不嫌弃我陪我来聊聊周韩吗?(¦3[▓▓]

 


 


#


江波涛发现自己的队长越来越不对劲。从世界联赛结束回国后,他就开始长时间的发呆愣神。虽然之前也有这种现象,但总归没有现阶段这么频繁。


江波涛找了一个休息的时候,关心周泽楷,“队长,你最近还好吧?”


周泽楷正在愣神,他停顿了两秒,才生硬地回了个,“恩。”


江波涛拉开椅子坐到他的旁边,一付“知心大妈”的关爱微笑脸,“队长,你最近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


“……”


“你精神最近还不错吧?上个礼拜去Q市前我记得你熬了两天晚上,”江波涛仔细回忆着周泽楷最近的状态想找出他恍惚的原因,他注意到周泽楷呼吸一紧,但是他没多在意,又接着说。


江波涛筛选了半天,也没发现周泽楷在哪方面出了毛病。最后他只能挫败地当做开玩笑地说,“队长,你莫非是恋爱了。”


周泽楷的面瘫脸出现了一丝裂纹。他的眼神闪闪烁烁地快速躲开了江波涛的视线,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的反应,几乎是立刻就有了答案。


“队长你……”江波涛看着试图逃避的周泽楷,有些哭笑不得,他说:“你又不是小学生,谈恋爱又不是什么大事。”说完这个江波涛又想起什么,“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公众形象的。”


周泽楷一张薄脸被江波涛说得通红,半天他支支吾吾地憋出了一个字,“没。”


“没谈恋爱?”


周泽楷迅速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好,这么多年和周泽楷相处下来,江波涛知道周泽楷虽然脸长的好看,但是在恋爱中确实经验值为0的白痴,他怕问多了打击到周泽楷,仔细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单恋吗?”


周泽楷从不会说谎,他其实没有多想和别人分享这份心情。但是江波涛问到了这里他就不会拒绝,他想着也许是该有个人来为他出出主意。他轻轻点了点头。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回应了自己,明白他也是想让自己帮助他,他接着问,“对方知道吗?”


一直在点头的周泽楷这把终于摇了摇头。


江波涛默默拍着胸口顺气。周泽楷把桌子上摆着的矿泉水拿给他。江波涛摆了摆手努力消化自己刚刚得到的信息。


周泽楷,他的队长,单恋着某个人,那个人还不知道。这似乎不是什么大事,江波涛觉得周泽楷的条件太好了,不管是从长相身高性格家庭来看,当然如果对方喜欢的是黄少天那样可能确实没办法。


江波涛想也许是周泽楷太腼腆了,“要不还是尝试着告诉她?喜欢一个人一定要说出来。”


周泽楷像是想起了那个人,他低低叹了口气,说,“难。”


“那个人很难追?”


周泽楷点了点头。


江波涛玩笑地道,“不会吧,难道是叶神?”


周泽楷听到江波涛这句话,他的脸上的情绪可以用精彩来形容。纠结中带着无奈,无奈中带着绝望,绝望中还带着丝丝点点的希望,江波涛想这张脸上的表情都能纠结成一个小宇宙了。江波涛吓得一哆嗦。


周泽楷理顺了心里,肯定地回答,“不是。”


江波涛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但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更难。”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不愧是周泽楷,连暗恋的对象都要这么精彩。他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了,他深沉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恳切地说,“队长,作为一个朋友我只能给你两个建议,要不你再暗恋一阵子再放弃,要不你现在就放弃。”


周泽楷心塞地差点要把脑袋垂到了前面的水杯里。


江波涛想着总归不能打击自家的士气,他说,“不过不管怎么样,队长你还是说出来。毕竟说出来才能算没有遗憾。”


周泽楷没在搭话,像是又陷入了沉思。


 


半响,江波涛才想起自己主要来找周泽楷的目的,“队长,这次全明星的地点定下来了。”


“H市。”周泽楷几乎是肯定地问。


江波涛点了点头,“兴欣那边虽然哭爹喊娘地不想办,但最后还是定在那儿了。”


江波涛后续说的话周泽楷都没有听进去。


 


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又要见面了。


自上次常规赛之后已经两周了。周泽楷突然觉得两个礼拜的时间太过漫长,明明以前相隔过更久的距离。


周泽楷曾经遗憾过那个人没有参加世界联赛。临走前那一天,韩文清给叶修打了一个电话,叶修笑眯眯答应着。挂了电话,他挨个拍着队员,说韩文清对他们的期许很大啊,要是输了回来黑面神一定是来找他们麻烦的。


当周泽楷听到韩文清这三个字的事情,心跳就开始加速。等到叶修走到他身前的时候,他的脸因为激动染上了几丝红,叶修还以为他是害羞了,特意关照地狠狠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毫不羞耻地把继续拿着韩文清的名字出来吓人,“小周你记得给我放得开些,我对你的期望很大啊,你要是不好好表现,韩老虎就要来咬死你了。”


周泽楷一个机灵,立刻使劲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韩文清并不是单单对他祝福,他也知道叶修说的那些话不可能是韩文清的意思。但是这个两个人第一次站在这样的角度上。不再是隔着电脑面对面,而是并肩地站在同一阵营里。他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的祝福。


真好。


 


 


 

评论

热度(92)

  1. 童言无忌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日三更一更三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