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全职】微草精神病院

卧槽这个paro有点带感……!

光与影的交错点:

是这样的,lo主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王杰希抽出上衣口袋里的号牌贴上门锁,短促而刺耳的感应音后门应声而开。他先一步推开门,见落后一步的肖时钦并没有挪动的意思,便搭着扶手侧身示意他跟进来。

后者犹豫了一刻便迈步跟上。这间病房向阳,此刻透过门边的一点缝隙正好能窥见午后和煦的阳光轻柔地弥漫过来,散在前面王杰希的皮鞋和白大褂的一角上。

然而几乎就在肖时钦踏进门的那一刹那,一支飞镖擦着他的耳朵钉在了身后的墙上,尾端还在轻轻震颤。

“……歪了。”

他整个人身体还是僵住的,抬头就看见正对着门的那张床上有个男人上半身倚着床头,手里还捏着两三支镖。

但是为什么他的表情还有点惋惜?!

“小周别闹。”他回头看着王杰希镇定自若地带上门。这个刚刚和他一起经历过一场生命危险的主治医生此刻欣赏起了贴在门后的靶纸,十环的红圈上密密麻麻都是飞镖留下的孔。“还不错嘛。”

“……谢谢。”男人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笑来。这一笑肖时钦发现这人还挺帅,待在这里算是可惜了。

他留意了一下他床前的名牌。周泽楷,抑郁症。

他们这么一折腾同房的另一个病人也醒了,极有效率地接住了落下的话题:“小周当然厉害!我跟你说啊这两天我一直陪他玩飞镖可算是见识到了,看看看这靶上的都是他的墙上的都是我的,要不是大眼你突然进来刚才那个也肯定不能失手。哎我就说小周肯定是练过的他还总不承认……”

肖时钦又探头看了看这位。黄少天,躁狂症。

“你看看吧,目前就这两个同房。哦对了,你是刚刚那位孙翔的……朋友?”

“监护人。”

“这样。”王杰希点点头,“那你要是同意的话,孙翔就在这间房了。最近病人有点多,院里床位紧张。”

“可是这两个……”

“他们危险度不高,你放心,我们随时有护工在,不会让病人受伤。”

这他妈叫危险度不高吗?!肖时钦想起刚才门上的靶纸。王杰希明显看出了他的意思,有些不耐:

“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就在这隔壁,有个一天到晚拎着板砖见人就往头上招呼的,住进来一个月已经砸开七个护工的脑袋了,你可以去看看。”

“……不了谢谢。”

“那就好。小周扔飞镖准头不错,而且一般不扔人。”

王杰希又换上了那副对待幼儿园小朋友的标准和蔼笑容。肖时钦觉得有点后悔把孙翔送这家精神病院来。


事情还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姓名?”

“孙翔。”

“年龄?”

“24”

“性别?”

“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王杰希含着点笑意在性别那栏填上“男”,“精神倒不错,也没什么认知障碍,如果一直这样就不一定要药物治疗……职业?”

“我在轮回……”

这时候王杰希抬起了头。

这时候坐在对面的孙翔对上了王杰希的视线。

“黑巫师!!!”孙翔迅速踹了两脚地面,让椅子连带着自己向后滑了一大截,满脸惊悚地盯着对面的医生。

王杰希:“……”

旁边的肖时钦:“……”

孙翔却一脸如临大敌地说了下去:“他是深渊位面的巫首阿尔萨斯啊!小事情你听我说,这个人特别危险,不能让他在人界停留下去!”

肖时钦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点点头无奈听着,另一边王杰希撑着桌面兴味盎然地看他渐入佳境:

“……这个臭名昭著的魔王曾被称作亚特掊拉城的死之君主,他犯下过的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就是在人界的一整个国家上空放下瘟疫之云,只因为国王曾与他有过私人恩怨!后来他就被人界联名通缉……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吗?”

孙翔伸出手臂颤抖而坚定地指向王杰希,“他两只眼睛不一样大就是他对自己使用黑魔法的证据!他将他的右眼改装成了巫灵的精核,从此只能看见人世间的罪恶!”

王杰希……王杰希听不下去了。他果断地喊了一声守在门边看热闹的实习医生:“英杰,把他送去约束室,再给他10mg安定。”

“你这个罪不容诛的恶魔!你竟敢——”

“哦好。”高英杰有点为难地看了看闹腾得欢实的病人,“他是什么症状?”

“中二病。”

小大夫明显有点懵。
“什么?那……那他该用什么药?”

医生又瞥了一眼,以一种放松而愉悦的姿态向椅背上靠。

“脑残片。”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后。

“医生,孙翔他真是什么……中二病?”

“当然不可能。”王杰希拉上他们身后的病房门,重新落了锁。“妄想型精神分裂,治愈的可能性很大……就是他的症状还挺有趣。”

“那就好。……唉,他从两周以前就开始这样了,我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他们穿过一条走廊,四面墙壁都是刺眼的白。不时有神色肃然步履匆匆的医护擦肩而过,两侧病房里隐约传来精神病人诡异的号叫声。

“看起来你们挺忙的。”

“是,这两天来了不少新患者。而且……”王杰希抿了抿唇,斟酌一下松了口,“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这些人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些关联。”

肖时钦觉得这情况确实有点小说式的诡异,却不知道该回应什么,王杰希也自觉失言。两人沉默着走出一段路后,医生先开了口。

“你继续说吧。”

“说什么?”

“两周之前的情况,他那阵子说了什么特别的话,做了什么特别的事,看看你能回忆起多少。弄清病因对治疗有帮助。”

“嗯……”肖时钦微微垂下眼陷入了回忆。“其实他得病的那天状态挺明显的,基本上是突然发病。”

那天晚上肖时钦和孙翔一起去附近超市,拎着两个大购物袋回来的路上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突然一道及膝高的阴影贴着肖时钦的外侧的手无声无息地蹿了出去,他连忙缩回手,却并没有什么真实的触感。

这时候孙翔突然开口问他,小事情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他说不知道。

孙翔就笑了笑。刚刚那是只狼人啊。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这样了,整天开口闭口的魔法鬼魂小怪兽,整个人就像穿越成了魔法少女一样。”肖时钦捂着脸。“但我觉得这也不会有什么与治疗相关的信息。”

“恰恰相反,你给我的是非常有用的线索。”王杰希偏过头来,正对上人讶异的神情。

“在近一个月入院治疗的患者家属提供的讯息中,你是第五个,提到了一团没有实体的阴影。”


另一边。

孙翔仰躺在约束床上看着刘小别推着一辆车大爆手速鼓捣各种看上去就特别奇葩的药片。他抗议般挣扎起来:“我没病!我不吃药!”

刘小别闻言手上一顿,摸出了一个硕大的注射器。

“……行行行我吃我吃!”

刘小别于是转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身形格外瘦削,被口罩挡住的下颔轮廓逆光更显得锐利。再配上他冷淡的神情,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阴郁和中二。

“看个屁啊你,要吃药就赶紧,早药死早超生。”孙翔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只好色厉内荏地吓唬这小孩两句。

然而对方轻轻嗤笑了一声,嗓音隔着一层口罩有些含混不清。

“如果我是你,就好好想想怎么让自己活下去。”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