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周韩ABO】见猎心喜(5)

卧槽深夜有惊喜qwq!!!!小周这娇撒得!!!qwq萌萌萌!!!!

计划外:

老张们存在感略高!(








韩文清脱力似的也对对方笑了笑,张新杰坐回来,他们就自动终止了话题。韩文清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声音轻不可闻:“有件事你猜错了。”


张新杰微微偏过头:“什么?”


“昨天我们只接过吻。”


 


韩文清是怎么想的,这事儿他自己也不能准确拿定一个主意。


返程后他和队里知晓情况的几人略略谈了谈,这一回张新杰没吱声,张佳乐也闭口不言,问他想什么,倒是林敬言摆摆手说:“老韩,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他没像平常一样喊队长,反而换回了一直以来常用的称呼。全队只有他和韩文清年龄相当,是从第一赛季就握过手的朋友。林敬言神态中甚至带了点儿柔和,“你不用想太多。”


韩文清坦然地皱着眉头:“恐怕会妨碍训练,你知道,发情期……”


“那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你不能一直靠抑制剂扛下去,就像队医说的,你的发情周期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一个伴侣可以帮你渡过难关。”林敬言面色沉着,“你不用总是一个人去扛,霸图还有我们。你应该更关注自己一些,无论身体还是生活,你可以……稍微休息休息,比如说……”


“比如说做//爱。”张佳乐耸了耸肩,帮林敬言接过话头,“放松身心,不用动脑,亲测有效。”


这建议听起来九成靠谱,一成扯淡——扯淡的是张佳乐那一部分。韩文清既然已经和队友说破了秘密,平日里讨论问题还要更方便些,他不必在提及轮回队长时故作平静,也不必强制自己只把这个人当作对手。“或许有别的可能,”张佳乐说,“你可以考虑一下,周泽楷条件不错……”


韩文清骂他:“狗屁。”


日常训练照例进行,队医那时听了韩文清的情况,喜忧参半地想了半天是否应该给他减少训练量。可才跟他提了一下这个想法,韩文清就差点拍着桌子火起来。队医只好妥协,事后叮嘱健身房取消韩文清的锻炼时间,把这段时间留下来让他自由支配。


韩文清还能怎么自由支配。除了成套成套地做训练项目和手速练习,张新杰问他去不去网游里带团,他也欣然应允。


自从叶秋从第十区重新拉了队伍返回职业圈,各大战队和下属公会对网游的重视度也更上一层。他们脱离那个土生土长的地方太久,技术和方向都是高悬着的,只有触地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张新杰和其他战队成员都去公会里客串过,上个赛季最繁忙的那一阵子,张新杰几乎只要蒋游一个电话过来,就会立刻开着小号上游戏指挥。


韩文清倒是没去过几次,唯一去的那几次也全都极低调,小号,装备不出众,最特别的估计只是加入公会的时间——那是荣耀刚开始运行的那一年。他所有的小号全都在霸气雄图,从一开始就在霸图。韩文清用的是同样的初版卡,第一区的账号“长风万里”,公会给他换了一身装备,颜色配置和大漠孤烟也有几分相似。


网游带团对手速要求并不像职业赛那么高,对身体压力也要小一些,韩文清更多时候考量的还是指挥和战术。虽然队里有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张新杰,但韩文清作为队长以及大部分时候霸图攻击的最核心,战术素养却也不可能低到哪里去。


蒋游最初知道韩文清要来帮忙,整个公会办公室的人都很是恐慌了一阵子——一方面韩文清是霸图的队长,霸气雄图里哪有几个人不是他的粉丝?另一方面,直面这位凶神也实在是需要勇气。后来韩文清真人过来,他们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韩文清每次上网游时间固定,除遇野图BOSS,最多不超过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能骂多少句?——忍忍就过去了!


韩文清带队的消息是明明白白告诉全公会的,他没那个藏着掖着的想法,霸图的人,谁也没有这种想法。后来韩文清亲自出马这件事甚至传到了神之领域其他公会,春易老还给蒋游发消息,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蒋游又去问张新杰这样好吗,张新杰镇静地说:“好。”


其实威慑作用大于实际作用。韩文清堂堂正正在这里站着,谁要过来叫板都得顾忌几分。


职业选手也有问过来的,有明也有暗,只楚云秀玩笑一般堂而皇之在群里点名韩文清:“韩队你这事儿办得不怎么样,我晚上有剧要补,可没这闲工夫跟你们在网游里打混。”


彼时韩文清不在线,张佳乐首当其冲,抛出一片烟雾弹吸引炮火,别人看他和楚云秀笑骂,玩儿似的就把这篇掀了过去——尽管只在表面上。


在册的公会成员性别也都有记录,和战队大多数都是Alpha不同,公会成员中Beta和Omega的人数也不少,韩文清去公会办公室的时候也用不着太过注意。“放松一下,”队医说,“精神太紧绷也不是好事儿。”


加之这一段时间的常规赛中霸图成绩稳定,和轮回你争我赶地领跑积分榜,和后面战队数据拉开偌大一截,全队上下心情振奋,巴不得马上就是季后赛,马上就离那个金灿灿的奖杯越来越近。韩文清身体也趋于平稳,人逢喜事精神爽,放在他这里,平静稳妥才是最大的喜事。因此几进几出公会场地,韩文清靠着抑制剂还没出过什么问题,没人发现他的身份,还有怯生生的Omega粉丝过来要签名,对方脸色泛红,韩文清脸色发青。


少不得要把蒋游喊过来批一顿:都是职业玩家,签名不会在工作时间以外来讨?


但蒋游和韩文清相处久了,也知道他刀子嘴——虽然不是豆腐心,但对事不对人,知错能改下次见面还是一条好汉。明面上除了称兄道弟不敢,蒋游甚至天天喜气洋洋地错开自己休息时间,专门去跟韩文清一道吃饭。


有次夜里十二点多有野图的消息,撞上的公会是中草堂和轮回,蒋游不抱希望地给韩文清去了条短信,两分钟之后长风万里就在他的好友栏里亮了起来。


“拖住,我这就过来。”


韩文清的坐标和事发现场有点距离,蒋游带着一队人也正要和最初发现野图的小队汇合,发给韩文清地址之后就看见五六人高的巨型BOSS正被一个骑士顶着,小技能慢慢磨血,两边是正在谈判的架势。来的都是老熟人,中草堂的天南星,跟轮回的三界六道……就是三界六道今天不是一个人过来,他背后站了个经典款的神枪手,仿一枪穿云制式,风衣双枪,头上一顶遮住眼睛的礼帽。


蒋游上去打招呼,天南星和三界六道正在扯皮,听见他说话,中草堂那位声音顿时有点尴尬,三界六道却显得丝毫不怵,三人谈了两句,三界六道的意思居然有些倾向于直接开抢。“咱们各凭本事。”轮回总会长气势也是拿得很足,仿佛跟他们战队队长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三人身边忽然响起一声低笑,在不远处拉锯式的战斗伴奏中颇有几分令人惊异。


蒋游早就存了疑心:“这位云深处兄弟是哪……”


那神枪手退后半步,蒋游心道不好,可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套上状态,那个云深处就巴雷特狙击起手接一通迅猛的连招,趁着周围霸气雄图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口气把蒋游被浮空的法师送上了西天。


三界六道声音出奇感慨:“天南星老兄……”


漆黑的枪口对准天南星,神枪手立在各大公会围成的圈子中心,风衣沉沉坠地,岳峙渊临一般。霸气雄图的人骤然失了指挥,当下还有些混乱,中草堂的人立刻围上来护住了天南星,那云深处却什么都不说,沉默地面对场上形势变化。


韩文清在路上接到蒋游消息,他的副手已经顶了上来,但是恐怕撑不了多久——轮回来的这个人太可怕,不说话又不知道他是谁……


蒋游消息发到这里,心里不由得凉了下来。轮回的人,不说话的人,能够三两下放倒他的人——要是他还猜不出来是谁,真就该在韩文清面前引颈自刎算了。可他转念一想,要真是周泽楷,他勉强挣扎了这几秒钟,也算是人生中颇为可观的一项殊荣。


蒋游心里给自己找寻台阶,韩文清也立即知道了轮回那个帮手的身份。本来他这段时间没在网游里遇见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不意味着一直遇不到。周泽楷这一周的常规赛又是10:0客场横扫,没人有理由去苛求一个尖刀一样的队伍更加精进,来打网游,也是另外一种调整和休闲。


他冷不丁想起张佳乐嘴里“休闲”二字的引申含义——长风万里一个前突技能冲进包围圈,僵直就被人为地延长了几秒。


韩文清走到霸气雄图的队伍前头,调整面向正对着云深处,对方礼节适宜,收枪回去,甚至操作出了个轻微的点头动作。


“周队?”韩文清问道。


一个即便是在广告里也不常为人所知的声音道:“……嗯。”


周围一片嘈杂,中草堂的天南星左右望了望,召回原本跟在BOSS后面伺机拉走的盗贼,自暴自弃地看向那两个对峙的角色——“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呢!”


 


韩文清那天没跟周泽楷多谈,话不投机半句多,BOSS当前容不得叙旧。当时仇恨锁定在霸气雄图的骑士身上,细细碎碎磨着打的却有每家一人。彼时天南星带着中草堂不掺和这趟浑水,云深处挤在人群中间,居然千里迢迢格杀了那名骑士。韩文清还能怎么办,打眼一望,系统数字铺就的茫茫山谷里人头攒动,缠得住周泽楷的除了他再没别人可以指望。


他趁着人多空间压缩,先跟公会众人一起干掉了周泽楷,混乱中BOSS在两边来回易手,直到长风万里一套连击稳稳拉住了仇恨,霸皇拳收尾,蒋游带着另一批人拦在外头,这个野图才算是彻底拿下。


韩文清事后想了想,上线给周泽楷留了句话:


“对不住了。”


话是这么说,可网游不比职业竞技,无论多打一还是一打多都是职业选手早年的必备课程,这一关过不了,到底还是太嫩。韩文清现在特意客气一番,说不准是不是为了这次没喊他“小周”,隐约带了三分不明不白的愧意。


没想到周泽楷在线。韩文清心算了时间,自他把云深处送回复活点,到争抢BOSS轮回退出再到最终结束战斗,时间怎么也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接近凌晨三点,天都泛着微亮,周泽楷居然还没睡。


“没事”


那个双枪交叉的头像闪了一闪。


“不郁闷”


“真的”


韩文清独个儿坐在宿舍的电脑前,手撑着额头颇感无奈。


周泽楷这个娇撒得颇有玄机,两人说穿了只不过是前后辈关系,年纪相差着实不大,周泽楷如今用了这么一种镇定的口气,仔细推敲却也毫不逾矩——甚至根本就是平素常用口吻,韩文清也说不出他究竟从哪里判断出了一股子委屈。


“怎么还没睡?”他敲了行字上去,键盘上有些黏,都是他刚才混战时手上微微的汗意,从旁边扯了张纸擦拭,一不小心又发送出了几个乱码。


“?”周泽楷回得很快,“按错?”


韩文清还占着手,没得空回复,周泽楷又迅速地回答了他上一个问题:


“睡不着,想团战”


韩文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太晚了,他们都有些不自主地放松——周泽楷比平时说话节奏要快一些,好像并不那么思前想后,而韩文清自己,酣战过后还没从高度紧绷中脱离出来的精神混合着轻微的疲惫让他更加直白。


“刚才的?还是比赛的?”


外头天色是浓浓的黑,稀疏星子缀在上面甚至显出几分沉默的深情。韩文清觉得眼睛发酸,揉了揉眉心之后又去看周泽楷的答案。


“都有”


“区别很大”


“还在想”


“唉”


这一声叹气逗笑了韩文清。他脑海里禁不住勾勒出周泽楷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思的样子,年轻的男孩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嘴唇抿起来,大约苦里也带着微妙的甘味。这幅画面因为和往常的周泽楷高度一致,清晰得几乎让韩文清忍俊不禁。周泽楷这时就活像一个无助的后辈了。尽管说是无助也并不恰当,但荣耀第一人的思考时间,总是允许人们为它赋予更多的附加意义。


韩文清觉得奇怪,周泽楷的这一面和之前种种毫不相同,或许是年纪尚小心思尚活,活力充沛得足以应承变革和新鲜感。而时间总会让他沉淀,把所有琐碎旁支收敛成唯一的挺拔树干。


韩文清甚至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些细小的温情。一种只有在夜里才能感觉到的宁静平和围绕着他,周泽楷是一个Alpha,这个念头像一块干冰消融在他脑中,爆发出浓郁迷蒙的雾气。周泽楷坚定而不尖锐,这是难得的好,也是难得的坏——这让人没办法把握被入侵的时机,稀里糊涂地,没头没尾地化成了带着凉风气味的雨水。


他和周泽楷聊到凌晨五点多钟,然而他精神熠熠,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疲惫,他猜测这是心理作用,可这心理作用来自周泽楷,却又足够令人觉得放松。


窗帘被清晨的阳光照射出了接近透明的质感,韩文清起身接了杯水,先是指挥了几个小时,又紧盯着屏幕和周泽楷探讨团战的干燥感才算稍微缓解。


对面的轮回队长大约也是意犹未尽,可时间不等人,韩文清门外甚至已经有人打着呵欠出去洗脸的脚步声了。


周泽楷说多谢前辈。因为前辈这个词甚少在他们两个之间出现,所以韩文清自觉是正确地领会到了里头那一丝笑意。


“下次再聊吧,”韩文清一手端着水,单手在键盘上打字,“去睡会儿。”


周泽楷回答:


“嗯”


“早”


韩文清抓了抓头发:“早。”


他还是头一回和人在线上道早安。




【TBC】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