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叶皓】归时计 01

燃烧的壁炉:

原著时间倒退向,有私设。


慎!——内含sp,但不以sp为主。


由于小伙伴们分别走了不同支线,这里是——心理战为主叶神与刘皓再战并相恋,最后刘皓不断成长并he的故事!


整体呈现温和的态势。


小伙伴们会有大量,嗯,比较狠厉的番外,全部会链接or发上来。

注:关于刘皓何时当副队,由于虫爹自相矛盾。。我们取第五赛末季直通车。

那么到此为止,归时计的故事,刘皓与叶修的重新认识,便要正式开始————




   军区大院。


    一群小鬼正撒开丫子在大太阳底下你追我赶,不时传来小姑娘银铃般的笑声。大院一角的老槐树下面,一只野猫懒洋洋地睡着香甜的午觉。


    “妈说今天不回来,午饭你来定。”


    个头大概只到大人肩膀的小少年一脸认真严肃地开口。挺身直立,双手自然地下垂,一看便是有规矩的家里出来的。


 


    “你自己去随便弄点呗。”


    院墙边上槐树下面,在猫的不远处靠着一个跟说话的少年一模一样的人——又或者说完全不一样。他看起来十分懒散,表情如同刚刚睡醒,慢悠悠的语调就像是老北京巷子里晒太阳的老爷子。只是姿态之中透出隐藏的制约感。


看似毫无规矩,实则以一种特殊的谐和性控制着身躯。


 


站在对面的少年目光灼灼,虽然从气势上他似乎并不能与面前的人一较高下,但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你还没回答我那个问题。”


但是靠着墙的少年只是一脸懒洋洋的表情。


“那个啊,干我何事?”


好一句干我何事。


对面的少年显得有些焦虑,他皱起眉头,微微抿起唇,似乎在努力组织措词。对面这个人要说辩论,他肯定不是对手。但他是真的觉得有问题要问。“那是我学弟,老师说了让我帮他。”


少年连姿势也不换,却是抬头瞟了他一眼。


“他自己不想,你帮他能有什么用?少掺和别人这些事,该干嘛干嘛去。去去去,给哥弄点吃的来。”


 


叶修坐在凳子旁边的矮脚柜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电脑亮起荧光,缓缓切入开机界面——他平常这么晚不太会开电脑,毕竟第二天还要六点起来训练。


脑子里面闪过十几年前早已应该忘记的画面。那时候叶秋曾经十分执着地问他,面对一个走了歪路、曾经很要好的学弟该怎么办。叶修十分冷淡地说,由他去。


没想到自己也会陷入这样的境地之中。


他吐出一口烟圈,白色的烟雾与黑暗融成了一幕哑剧。


曾经,他对刘皓,是有过期待的。


本来嘛,要不是因为看中他是块璞玉,哪有人会从训练营层层选拔里挑出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小鬼接替副队。这其中究竟蕴含了多少复兴的野心和希冀,没人知道。


只是叶修没想到他是块被不知道什么消毒水泡过的石头。


他虽然觉得失望,但也并没有说太多。


从某些角度来说,叶修是个冷情的人。他对嘉世有太多说不出道不明的期待,从少年到青年,这里他付出了太多。然而这两年,他开始力不从心。他无法再在这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于是,他也无意于去在乎那些人员杂事。


而刘皓绝对是陶轩手下一枚重型武器。


他左右逢源地做着好人副队,跟着陶轩默默地一次次给叶修使绊。叶修看在眼里,却根本懒得放在心上。因为这些,对他都无所伤减。


然而醉酒的刘皓却偏偏要拉着他说这样的话。


他不该去管。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心里有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无奈和微末的期望。


是因为这么多年,他唯一亲手带出来的人就成了这样,而嘉世,也成了这样么?


 


叶修一边打开qq,一边想,自己有多少年没动手打过人了。


叶家的教育是典型的老派军属——棍棒底下出孝子。相比生性认真得过分的叶秋,叶修绝对是挨武装带多得多的那一个。当然私下里,叶修和叶秋打架依然是必修科目。不过叶秋是个天生的文明人,都是挨得多说的也多。也正因为如此,除了叶修没人能料到叶秋会离家出走,也就没人来截堵叶修。


他又吐了一口雾,烟的轨迹在电脑的荧光下显得有些诡异。


最后他放弃了qq,直接转身拿起屋里的电话。几声“嘟嘟”之后,那头传来一个毫不客气的声音。


“混蛋哥哥找我什么事?准备回家了??”


叶秋心心念念的永远只有这一条,也只有这一条让他永远耿耿于怀。叶修笑,弹了弹手里的烟灰。


“再说吧,你给我寄个东西,我有用。”


“啊?什么?”


叶秋显然对这通半夜骚扰电话表示莫名其妙。


“咱爸武装带。皮的那条。”


“啊!??”


电话那边的叶秋根本不能理解这大半夜的发生了什么事。


“别啰嗦了,快点寄过来,地址网上给你。”


叶修也不等那边被阻碍了思考力的商业精英作出反应,直接就道别问候挂了电话。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长出一口气。


要说打人,叶修只打过叶秋,而且正儿八经地打就一回,因为他看似十分冷静地站在屋门口向叶修阐述,要和叶家断绝关系。


叶修并不崇尚暴力教育,所以冷眼旁观刘皓这么多年无论他做事多么出格从来没动过他一根手指头。而且他清清楚楚,虽然电子也是一种竞技,但它和普通竞技体育千差万别——更多建立在兴趣和热情上,不是那种游得慢动作差了就要上棍子的力量型训练营。这更多是智力的较量。


但是那一刻的刘皓,或许在一瞬间与当年叶秋的影子重合了。


看似逻辑分明实则濒临崩溃的叶秋,跟心机重重手段恶劣却企图索要叶修关注承认的刘皓,这两者之间究竟在哪一点上有相似之处?


叶修也不知道。


但是在他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想之前,就已经做了。


 


刘皓是被耀眼的阳光刺醒的。


他一开始有些懵,然后想,是不是做了噩梦?


下一秒脸颊上的疼痛毫不客气地袭来。


“嘶......”刘皓刚想扯扯嘴角问问自己发生了什么,就直接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哎哟哟......这是、怎么回事?!记忆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地涌过来,把刚才还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的刘皓直接打了个措手不及。整个人就像被按了弹簧一样直接跳了起来开口怒骂:“XXX的叶秋!”


正在跟快递叔叔说话的叶秋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刘皓简直难以置信。


那个一天到晚挂着嘲讽脸永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从来不在乎他们这些下面人心事的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叶秋居然动手把他.....当着那么多人给揍了?!


刘皓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能下雨。


他迈着极其僵硬的步子走到镜子跟前,看见脸颊上清清楚楚地留着几道指痕,嘴角因为撞到牙齿破了皮,此刻留下无法忽视的乌青色。刘皓忍不住又大骂了一声,结果牵扯到伤口龇牙咧嘴了半天。


这要怎么见人?!


刘皓恨不得立刻直接拿把刀过去把叶修给砍了。


 


----------------------------------------------------------------------


同志们,我和我的小伙伴亲身经历说明——体育竞技业的体罚的确是传统2333


我还记得小学在市里游泳队,亲眼目睹可怜的种子选手小伙伴被拖上去挨棍子,真是凄凄惨惨戚戚【为之鞠一把辛酸泪】


当然听话好带又不是种子选手的我一向被温柔以对_(:з」∠)_


有一个对我相当好的男教练,我以为他是一个可温柔的人,直到四年级亲眼看见他揍妹子_(:з」∠)_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