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周翔】苒苒 19(正文完)

qwq棒棒棒!!!坐等出本qwq

光合作用:

Chapter 19. 重来

 

一个周末的早晨,周先生去医院做常规检查,结束后我接他回家。路过一家茶叶店,周先生说要进去逛逛,让我先回。我估算了一下到家的距离,不太远,就同意了。

车开出百来米,发现他的手机和钱夹都落在了座椅上,我赶紧掉了个头。

可他不在茶叶店,店主说他根本没进去过。

去哪儿了呢?我有些焦急。

上车给周太太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头绪。周太太沉吟一番,问:“你现在是不是在‘金色港湾’附近?”

我说是。

她说,那好,你到“紫丁香”看看去。

我一愣,孙翔开的花店?

 

“紫丁香”并不难找,不是说它的门面有多显眼,而是指它的名气真不小。

“你是要找阿翔的店吧?就在前面不远,直走就能看到,要过个马路。”卖文具的老太太说完还特意走到门口,远远地给我指了个方向。

“您认识孙翔?”我有些好奇。

“认识啊!那小伙子活泼得很,开张第一天还挨家挨户地给这附近的门面都送了花。”

“给您也送了?”

“送了啊,不就在你边上吗?”

我顺着她的目光转过脸,只见墙壁上挂着一幅框画,框内用鹅黄色格纹纸打底,上面铺着一大片晒干的紫丁香,缀着些白色的满天星和金色果壳。造型并不太精巧,甚至是有些凌乱的,但却透着一股野生的、蓬勃的生命力。画框是原木色的,没有任何花纹雕饰,只是在右下角刻着一行小字“紫丁香的花语:爱与光”

相框下还挂着两个小挂饰,卡其色的硬纸板被剪成星星和太阳的形状,巴掌大小,上面贴的是金盏花和小雏菊,没裱框,看上去略粗糙些。

“这两个也是他送的吗?”我问。

“是啊,这两个是后来送的。他说自己在上什么学习班,这些都是他的作业。我外孙女见了特别喜欢,非让我挂上去。”老太太乐呵呵地笑起来,很慈祥的样子。

我也跟着笑了。

 

我谢过老太太继续走,没两分钟就看到了那家店。它的招牌实在太好认了,就是一块光木板,用干蒲苇打底,上面铺了大片的紫色丁香花。招牌表面大概做过特殊处理,远远望去,那些花就如刚摘下来一般,色泽明丽。

这个角度,感觉略熟悉啊……我扭头往边上看了眼,便在咖啡馆的贴花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呵,呵呵……我总是那么后知后觉。

 

正要过马路,便见一辆熟悉的SUV缓缓停在路边。孙翔从车上跳下来,打开后备箱,冲店里面喊了句什么,店里就走出来一个人,身材和眉眼熟得不能再熟……

周泽楷。

他刚要过去帮忙,便被两个姑娘围住,其中一个指着店门口的一盆花,说了些什么。他有些无措,转身望了孙翔一眼。孙翔正在往车外搬东西,压根没收到他的求援信号。周泽楷沉默了好一会儿,便开始跟那两个姑娘说起话来。他一边说,还一边比着手势,我心里暗自发笑,让个无口男人跟两小丫头推销商品外带讨价还价,还真是为难他了。

他说了大概有十分钟,那两个丫头终于高高兴兴地付了钱,捧着花走了。他松了口气,把钱放在花架上,转身去给孙翔帮忙。

孙翔正好把东西都搬出来了,见他过来,从衣兜里掏出车钥匙递给他。周泽楷接过去收好,便低下身抱起两个大纸箱,掂了掂就往里走。大概是纸箱堆得太高,挡了些视线,他走得有些费劲。边上的孙翔把手里拎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把上面那个纸箱接了过去,两个人就一左一右地进去了。

他俩把东西都搬进去后,就站在门口说话。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看了看表,说了句什么。孙翔点头,转身从店里拿了外套和围巾出来。周泽楷接过外套搭在手上,也没穿,倒是把围巾举起来就要往孙翔脖子上挂,孙翔大概有些不乐意,躲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让他搭上去了。

周泽楷转身往车那边走,孙翔站在他身后看着,等他走了几步又突然叫住他。

只见孙翔走过去,在周泽楷身前蹲下,手搁在他的鞋面上,为他系起了鞋带。他脖子上的围巾有些长,垂到了地上,被他随意地拨到身后。

他站起来,又说了两句什么。

周泽楷一边听着,一边握住他的手,哈了口气,又用力地搓起来。孙翔一把把手抽出来,把他推进车里去了。

他一直看着他的车消失,才转身进去。

我打消了过去找他的念头,因为我看到了周先生——他站十米开外的一棵树下,同样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孙翔进去以后,他又站了许久,最后默默地离开了。他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那么地专注,以至于从我身边经过,都没有注意到我。

 

冬天的末尾又下了一场大雪,S市就在皑皑的积雪中迎来了春节。大年二十九那天,我带女友回家。一家人围着桌子包饺子,周太太擀面,周先生盖圆戳,我们三个各取了一个大方盘,比赛。不得不承认,这种事情还是女生更在行,哪怕是枪王大大那种这等手速400+的彪悍角色,遇着身经百战的巾帼英雄也只有低头认输的份。当然,三个人里面,我还是垫底的。女友指着我连三分之一都没摆满的盘子,扔过来一串鄙视的眼神。周泽楷极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喂喂,你不过就比我多包了那么几个,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么?”

他一个劲地摇头,脸上笑意不减。

“不笑你,我想起孙翔。他第一次包,还不如这个。”

所有人都停下来望着他,包括我。

孙翔第一次来我家过年,也是这样下着雪。他就坐在我女友现在坐着的位置上,周太太手把手地教他。那已是四五年前的事,可一幕一幕就好像在昨天。

“原来我男神还来你家拜过年啊?”女友悄悄地附在我耳边说。

我冲她使了个眼色,没吭声。

周太太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她一边擀面皮,一边接过话:“可不是么,我教了老半天也学不好,不是歪脖子的就是涨肚子的,好不容易包了几个像样的,下了锅还都给豁个口。”

女友忍不住笑出声来。

周太太看了她一眼,也跟着笑起来:“那孩子实心眼,老怕馅不够,就拼命塞,塞得多了,肯定得裂。”她说完,意味深长地望了眼周先生,不知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她跟周先生的交流自有一套信息编码,吾等凡愚无从窥知。

周太太扭头问周泽楷:“孙翔还在S市吗?他的家人是不是都不在国内?”

周泽楷点头:“他父亲在美国。”

“这样啊……”周太太沉思片刻,又问,“大过年的,他吃什么?这连外卖都不送了吧。”

周泽楷笑笑,说他自己包了饺子。

“饺子?就他那水平?”周太太眉梢一挑,“快算了吧,你让他明天过来吃饭,把饺子也端过来,我看看他进步了没有。”

周先生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被周太太一个斜眼,又都憋了回去。

周泽楷笑了笑,说我问问他。

 

旧年的最后一天,我再次在家门口见到那个青年。他个子很高,就是偏瘦,头发微卷,被染成了栗色,阳光下呈现出流金般的色泽,刺眼得要命。

他左手右手大包小包的,笑容有些局促。

开门的是周太太,笑容可掬地把人迎了进来。他给周太太带了两瓶新西兰原装进口蜂蜜,天然有机,美容养颜,周太太笑眯眯地接过了。周先生在客厅看电视,见着他,眉毛一跳。孙翔还没等他说话,三步并两步地冲了过去,气势汹汹,锐不可当。我们俱是一愣,以为这是要干架的节奏,谁知他还没冲到周先生跟前,便硬生生地刹了车,姿势僵硬地递出个两个礼盒,说:“叔叔听说您喜欢铁观音这盒是我托在安溪的朋友给带的!下面这盒七子饼茶是七年的熟茶对胃很好希望您喜欢!”他也不管周先生有没有在听,用简直能逼死联盟前剑圣的语速巴拉巴拉地把话倒完,然后就跟断了电似的木在那,脸上的表情跟做了错事等待家长批评的小朋友一模一样。

周先生嘴角抽了抽,半天没吭出半个字,最后还是周太太替他把东西给接了过去,放到茶几上。

孙翔有些泄气地耷拉着脑袋,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向边上的周泽楷,周泽楷冲他眨了眨眼,回了个鼓励的笑容。周先生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粗声粗气地咳了一下,别别扭扭地说了一句:“有心了。”

孙翔脸上立马像开出了一朵花。

周太太笑着看在眼里,把他拉到一边,问:“你包的饺子呢?我刚好烧了水,下锅验货。”

他一听,顿时就像被雷公亲过了一样。

“真……真的要煮吗?要不还是改天吧……”

“让你拿出来就拿出来,磨磨唧唧什么呢?”周太太干脆不搭理他了,撸起袖子在袋子里一通翻找,满意地翻出了个保鲜盒。

“看上去不错嘛!”周太太掀开盒盖拨了拨,兴致高昂地拉着他往厨房跑。

周泽楷望着这一切,直到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厨房。他勾起嘴角,无声地笑了笑,拿起手中的春联,问我:“一起?”

“行啊。”我搬来小木凳,跟他一道出门。

墙上发白的旧对联被我们齐心协力地慢慢揭下,新的对联覆盖在了原来的印记上。看着焕然一新的大门,我跟周泽楷相视一笑。

旧的一年终于要翻过去,明天,又是崭新的一页。

 

 ——正文完——

(初稿完成于2014年10月27日,2014年10月31日第一次修改,2014年11月12日第二次修改,2014年11月29日定稿。)

 

 

★Free Talk★

 

谢谢能陪着我一起走到这里的你。

《苒苒》的正文结束了,我的一颗心也终于可以放下。周翔是我入全职坑以来喜欢上的第一对CP,也是最喜欢的一对CP,我一直想为他们写点什么,算是纪念那些为他们笑过和哭过的日子。

 

有姑娘说这文的题材太真实太沉重,看得难受。其实我在写的时候也很难受,然而我还是写了,出于一种私心。

我就是想写一篇很生活化的文。生活中总会有很多的不如意,这无法避免,因为我们置身于一张由人与人联结的复杂关系网里。他人的期望会转化为加诸于我们身上的责任,这些责任和期望构成一个人自我界定与评价的前提,而它们却往往相互冲突,于是人的一生便充满了矛盾和挣扎。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幸福不是仅仅包含爱情这一个维度。亲情与爱情之间的冲突往往是同性恋人之间一个难以克服的难题,在当下中国尤其如此。

我看小说的时候,总是特别希望看到一个幸福的结局,但当我看到两位主角甜蜜地在一起时,开心之余又有些患得患失。我只要一往后想,就会很难过,在那些没有写出来的将来,主角们必定会遇到这个最严峻的挑战。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的心情只停留在结局的那一刻,然而我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我无法不去脑补未来的图景。我无法不去想,如果那一刻真的来临,他们是否还能够携手走下去。

于是我开始思考,在沉重的现实面前,那些走向幸福的可能性。我想写的是生活中的希望,这便有了《苒苒》。

生活不是只有爱情这一个维度,幸福是多重责任与期许的平衡。一个人的力量无法维持这些平衡,它需要给予了期许的那些人也能做出一些让步。这或许不那么容易,毕竟牵涉到价值观的问题。

然而,我相信在时光的流逝中,事物会发生好的变化,比如人的理解力和包容力会增长。而这些变化的动力,就是爱。这就是我理解的苒苒:时光流逝,以及时光流逝中的共同成长。

我始终相信,时间、坚持和坦诚的心能够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我觉得我需要把这些感受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为了让我自己不至于在读到了“两个人快乐地在一起”的时候,依然辗转难眠。所以,《苒苒》的写作之于我,是一种成全。如果这个故事也能够治愈你,那么,我会非常非常开心。

得到共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谢谢你一直陪我走到这里。

 

——☆☆★★  然后,下面是自打脸时间!!☆☆★★—— 

之前有姑娘问过我《苒苒》会不会出本,我很坚定地说,太麻烦,不出!结果由于各种原因,我……动摇了……我还是决定让它变成实体书。

实体书大概会收录正文和番外2-4篇,基于我三次元最近各种忙,番外还没能全部生出来……呃,所以等我准备好也是明年3月以后的事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喜欢着《苒苒》,就请把它带回家吧。

  ——☆☆★★  打脸结束,谢不用工具!!☆☆★★——



最后,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

谨以此文献给挚爱的孙翔和周泽楷。生日快乐,愿你们平安,幸福,每一天!



评论

热度(454)

  1. 尤纳菲光合作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