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全职】晨昏

吃下了这对的安利qwq!

昼如沉舟:

❤周泽楷X魏琛


❤脑洞大开忍不住


 


1.



  叶修和方锐走的那天天气不好,灰蒙蒙的,眼瞅着这飞机肯定要晚点,叶修就在安检前和来送机的人多聊了两句,磨蹭了老半天才走。


  剩下的人把两人送走后打算回酒店休息,魏琛摆了摆手拒绝了,“我还有点事,你们先走吧。”


  其他人也没多说什么就走了,魏琛看着他们离开,自己站在人来人往的安检口,觉得有些烦闷,捏了捏装在衣兜里的烟盒,想想还是没把烟拿出来。


  魏琛走了两步,坐在一旁墙边安置的椅子上,灰色的椅子让他想起今天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叶修站在窗前感叹“这是什么鬼天气”的时候。


  那会儿他睡在床上,睡在离光线最远的角落,一半是沉沉光明,一半是夜里残昏,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往窗外望去,见到的也只是叶修的背影,站在阴蓝的天幕里,留下浅浅的阴影。


  自己嘴里淡得什么味都没有。


  魏琛又摸了摸裤兜里的烟。


  他看向每一个机场里的人,没有一个是他要等的人。


  没有一个是会不由分说拿走他的烟吻他的人。


  说不准早走了,他想。


 


2.


 


  魏琛要等的人,叫周泽楷。


  他们在一起的事没谁知道。


  知道了估计也不信。


  魏琛自己也有些恍惚,好像那个曾在深夜里亲吻他的人不是周泽楷一样。


  ——太糟心了。


  魏琛对周泽楷的感觉,就像心里一根刺,没事的时候就狠狠地沉进心里最深的地方,疼得嘴里全是苦味。


  又跟那夜里看不见路扑火的蛾子一样,扑扇着丑陋的翅膀,被烧的全身滚烫。


  他觉得自个儿就像那张佳乐终于拿了一个冠军一样,神魂颠倒得都不想计较是不是梦。


 


3.


 


  魏琛第一次和周泽楷搞在一起,起源于在轮回比赛结束后的一天晚上。


  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魏琛和周泽楷独处,魏琛觉得心里有点燥,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发现周泽楷看他的眼神也不大对。


  魏琛轻咳了一声,试探着且由衷而发地感叹了一句  ,“小周啊,你长得真好看。”


  魏琛坐在沙发上,看着周泽楷眼睛亮了亮,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有些犹豫,一步一步向他走去,魏琛顿时觉得兄弟你手速那么快,这么做事这么磨蹭,于是自己上前一把搂住了周泽楷,毫无章法地亲了上去。


  周泽楷僵了僵,眼睛里溢满了不一样的神色,抱住了魏琛按着他的头,狠狠地吻了回去。


  魏琛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还要加一句。


  周泽楷长得好那是人尽皆知的事,他动起情来更是漂亮得像画一样。


  然后魏琛就觉得一时兴起的感觉没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开始颤抖了。


 


4.


 


  于是魏琛就和周泽楷在一起了。


  具体时间是在整个职业联赛整个常规赛外加季后赛,顺便再加上比赛结束休假那会儿没日没夜的腻歪。


  他们通常是在周泽楷一个人住的家里或者是H市的宾馆里。


  周泽楷话不多,喜欢在魏琛洗碗的时候抱着他,然后用低低的嗓音说:“魏琛。”


  魏琛头也不回地说:“成成成,你咬吧,我皮糙肉厚这种事以后就不用给我打招呼了。”


  然后周泽楷就咬在他的脖颈上,要不要继续干得天昏地暗取决于魏琛有没有推开他。


  魏琛觉得周泽楷就像个吸血鬼一样,喜欢咬人,在床上上他的时候喜欢咬他的肩,在床下没事儿的时候也喜欢咬他。一口咬下去,一点儿都不疼,又感到他用舌头舔来舔去,有些好笑,又觉得心里满得说不出话。


  好像真的连自己的血液攫取,让魏琛的脑海里除了周泽楷,什么都忘了。


 


5.


 


  本来就是少聚多散。


  魏琛能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以后估计会越来越少,然后说不准哪一天就散了。


  他们一起睡觉的那张深灰色的床像被火烧了一圈燃落的烟纸一样,跌宕里全是麻人心骨的欲望。


  魏琛看见那么多人来来去去,只有一个周泽楷深藏在他心里。


  却患得患失。 


 


6.


 


  魏琛最后还是等到周泽楷了。


  他看见周泽楷急急忙忙地跑到安检口,心里那么一跳,手里都冒了点汗,眼里全是缠绵的渴望。舔了舔嘴想和他打声招呼,说,老夫来送你了。


  只是周泽楷路过他身边,近得几乎听得见心跳,却没看他一眼。


  魏琛坐在椅子上,和一群人坐在一起,他早上刚剃了胡子,洗干净了脸,挑了件不错的衣服。


  可是他还是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在人群里那么不起眼地等一个人。


  而他等的人,好得像魏琛十七岁的盛夏。


  魏琛想,算了吧。


  算了吧。



5.


 


  “苏黎世的时间比北京晚七个小时。”


  魏琛回到兴欣的时候,陈果一边调表一边说:“咱们这边睡觉的时候,他们都开始比赛了。所以最近大家都精神点,白天好好休息,晚上一块儿看比赛啊。”


  魏琛浑身一抖,心里酸酸麻麻地一片,觉得人这要是失恋了,听什么话都不是味儿。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差七个小时。


  差着晨昏昼晓,差着数不清的白天和黑夜。


  魏琛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沧桑惆怅那么一下,就见面前多了一个手机。


  乔一帆在魏琛面前对他说:“前辈,你的手机刚才响了很久,那时候你没回来,我们就没有接,可能有什么急事,你赶紧看看吧。”


  魏琛觉得自己的手有点颤抖,对乔一帆道了声谢,立刻拿了手机放在口袋里,紧张地在熟悉的手机盖上摸了两下,有点喘不过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拿的是总冠军戒指。


  他心里着急,还是装出一副慢悠悠的样子回到房间,闭上门就打开了手机。


  然后咧嘴一笑。


  里面只有两条短信和十几个未接来电。


  “我在兴欣门口,你能来见我吗?”


  “等我回来。”


  魏琛躺在床上,手背放在眼睛上,想起他们未相遇前的日日夜夜,想起他们相遇后的炙热亲吻,想起他在荣耀里的跌跌撞撞,想起周泽楷深情的眼睛。


  他算了算时间,准备等到周泽楷下飞机就给他回电话。


  太阳在夜里也让月亮照亮人间黯淡。


  而他魏琛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人了。


 


6.


 


  后来张佳乐真的拿了一个冠军。


  后来魏琛在机场等周泽楷回来的那天,阳光正好。


  周泽楷看见魏琛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眼里一片明媚。


  周泽楷心想,真好看。


 


 


END

评论

热度(10)

  1. 人生如此拿酒来昼如沉舟 转载了此文字
    吃下了这对的安利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