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拿酒来

霸图和轮回都是我的后宫(x丨常年地处南极地带丨叫我喻太太

【喻韩】一个简单粗暴的短打

图片貌似发送失败了来试试文字。
一个短打。
手机排版瞎眼注意【。

OOC属于我。


1.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喻文州不过也就是个小年轻。
少年心性还没有彻底消散,心里对浪漫总有那么点追求,自然也对“惊喜”二字特别上心。
后来他也曾开玩笑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干了不少傻事,恋爱让人冲昏头脑,没人能够免俗。
制造惊喜这种事,恋爱中的小年轻也不能免俗。
就比如刚确认关系的那段时间,正好碰上韩文清生日。在生日的前一天他一个人悄悄连夜赶去了Q市,站在深夜的霸图俱乐部门口给韩文清打电话。
“文清。”
“嗯?”
“你们这儿晚上风挺大的。”
“你现在在Q市?在哪儿?”
“你朝窗外望……说不定就能看到了呢。”喻文州仰着头,朝铁门里头的建筑物无意义的挥挥手。
“等我。”电话那头穿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喻文州笑着嗯了一声。

2.
喻文州定的酒店离霸图不远,十分钟不到的脚程。
几乎是房间的门一闭两个人的嘴唇就贴合在了一起,喻文州勾着韩文清的头,背抵着浴室门,投入到火热的亲吻当中。
两个人跌跌撞撞滚到床上。润滑,开拓,进入,喻文州的节奏就和他本人一样不急不慢,紧接着就是遵从了本能的律动、亲吻,十指相扣。
韩文清在喻文州狠狠地顶弄到那一点的时候惊喘出声。
一夜疯狂。
他们的情事是沉默的,只有喘息声留在了空气中。暧昧的气息,轻轻摇晃的床,还有洁白的墙壁上两个重叠的影子,无不在诉说着两人之间的缠绵。
两人理智的那根弦被夜色撩拨着,终于啪得一声断掉了。
喻文州翻身躺下,胸口起伏不停,不一会儿,竟低低地笑了出来。
“文清。”
“嗯。”
“文清。”
“嗯?”
“文清。”
“我在。”
喻文州翻身看他,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真好啊,你在。”
他吻住了他。

3.
醒来的时候喻文州自觉的给了韩文清一个绵长的吻。
“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15)